主页 交流 拯救我们脱离邪恶:《烈女镖客》50周年纪念版
马哥
发表于2020-09-10 10:00:21    只看楼主
楼主
头衔:  敏而好学
注册时间: 2017-02-24
用户组: 会员
发帖数:  41
金币数:  210
短消息
导演唐·西格尔说:“《烈女镖客》是有史以来最原创、最不寻常的电影音乐之一。在我看来,莫里康内是一个天才。

拯救我们脱离邪恶

《烈女镖客》50周年纪念版

Didier Thunus

原文出自《音乐大师》2020年8月第19期

毋庸置疑,对莫里康内的粉丝而言,这个期待已久的发行版本绝对是必不可少的。它是埃尼奥的美国电影音乐处女秀。即使标志着他获得国际认可的开端,《烈女镖客》(Two Mules for Sister Sara)⑴仍然是塞尔吉奥·莱昂内世界的直接延续。这部电影就像赏金三部曲的融合,因为一个女性角色的出现,其有趣的语调和克林特·伊斯特伍德饰演的角色与“没有名字的男人”⑵及《西部往事》有很多相似之处:主角是一个妓女,在北美历史的重大事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有趣的是,唐·西格尔导演的这部电影的芬兰语名称是“Kourallinen dynamiittia”,英语翻译为“A Fistful of Dynamite”(意为“一把炸药”),比莱昂内拍摄的具有相同名称的电影(革命往事)早了一年⑶。我们很难不比较开幕场景,在《烈女镖客》当中,霍根(伊斯特伍德)从强奸犯手中解救了莎拉(雪莉·麦克莱恩);而在《黄金三镖客》当中,金发仔(伊斯特伍德)从他的攻击者手中解救了图科(伊莱·瓦拉赫)。
出于所有这些原因,埃尼奥·莫里康内似乎是音乐的不二人选。然而,我们应该知道,就像John Burlingame在专辑介绍中所说的那样,直到1970年埃尼奥·莫里康内的名字在美国还默默无闻。我们必须做出很大的努力,想像一下某人正在解读“音乐:埃尼奥·莫里康内”,然后耸耸肩发出“呵呵”的声音。当我在1980年代初期的某个地方第一次看到这部电影的演职员表的时候,同一部电影经常在法国电视台播放,名为“Sierra torride”(炽热的山脉),它让我上蹿下跳,渴望再次观看它,这在当时并不容易:我只有耐心地等待下一次播出⑷。
埃尼奥·莫里康内确实以有趣而精湛的乐谱交付了商品,其中包含了许多不同的主题和大量的奇思妙想。非同寻常的是,对这位意大利音乐大师来说,这些主题音乐往往分散在不同的音轨上,并不是由某支单一的曲子体现出来。就像他在很大程度上为《圣塞巴斯蒂安之战》(1968年)谱写的音乐一样,似乎莫里康内已经适应了美国人制作电影音乐的方式。不过这种趋势在他随后的美国项目中并没有真正地延续下去。
这部配乐始于巴松管和长笛的对话,超出了电影制片公司的预期,其中包含了对《黄金三镖客》当中土狼嚎叫主题及其回应的离散引用—当然不是一种巧合。这样的回顾可以视为莫里康内未来构思的伏笔:《1900:新世纪》(1976年)当中“新世纪”(Romanzo)的法国号前奏。

烈女镖客主题曲
主题曲”以吉他和班卓琴发展成一个快乐的节奏,两匹骡子的主题由长笛主导。如果类似于“捏鼻子”的声音是由埃尼奥本人创造的,就像他在《哥们儿,我们去西部》(1981年)所做的那样,我不会感到惊讶。
其后,莫里康内提出了一个惊人的想法,那就是停止主题音乐,以便为一个近乎“具象音乐”的间奏腾出空间,用来阐述我们在片头看到的动物区系和植物区系。我们真的是身处西部吗?不过,让骡子的主题以完整的管弦乐和密集的节奏组雄伟地回归是一个计策,这是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演绎。
在整部配乐中,“两匹骡子”的主题将以很多不同的形式出现,比如在“莎拉是一个修女”、“洞穴”、“高架桥”的结尾,“法国人来了”、“在树上”、“地窖”的开头,当然主要出现在“两匹骡子的主题”、“两匹骡子的主题(重奏)”和“片尾主题曲”当中。
两匹骡子”的主题还出现在这张专辑收录的四支曲目的两支曲子当中(本专辑的第二张CD):“叫唤的骡子”,它被昆汀·塔伦蒂诺重新使用在《被解放的姜戈》(2012年)一个相似的颠颠簸簸的押送黑奴队伍的镜头当中;“冷酷的骡子”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半即兴版本,西班牙风情比墨西哥风情还要明显,甚至受到阿拉伯音乐的影响。
小插曲中的鸟叫声也出现过几次,比如在“莎拉是一个修女”或者“在树上”当中。作为一个反复出现的把戏,它也为这位作曲家提供了使用众多高音调木管乐器复调的借口。
主题曲”也被盖·里奇重新使用在《夏洛克·福尔摩斯:诡影游戏》(2011年)当中—只是一个翻奏版本。
莎拉修女的主题
主题曲”当中还提出了这部配乐的一个次要主题:“莎拉修女的主题”,一个小型的天使般的合唱团演唱的简单曲调,出自拉丁文的主祷文中的一两节经文:
Et ne nos indúcas in tentatiónem,
Sed líbera nos a malo
(引领我们避开诱惑,
拯救我们脱离邪恶)
只有像埃尼奥·莫里康内这样虔诚的人才能提出这样的构思,并将其付诸实践。需要注意的是,它在很大程度上是意大利西部片精神的延续,经常引用圣经,比如Trinità和Provvidenza的角色名称⑸。
寓言性的,第二句经文也可能是剧本的主题,影片主角努力从邪恶的法国侵略者手中拯救墨西哥⑹。另一方面,第一句经文象征着霍根和莎拉的关系,由吸引力和克制构成,就像耶稣和抹大拉的玛丽亚的故事的亵渎重现。
著名的是,出自同一祈祷文的另一节经文将作为埃尼奥最杰出的作品之一的标题:《教会》的“奉行在人间,如若在天堂”(On Earth as it is in Heaven)。
甚至用作CD封面(及其变体)的电影海报都能感受到圣经的影响,影片的各种场景以版画的形式进行了总结,让人联想到中世纪圣经版本的彩绘装饰。
莎拉修女的主题”在整部配乐中出现过很多次,比如“莎拉是一个修女”和“奇迹来临的时刻”的前奏、“主题曲”的不同变奏当中,它还显著地出现在短暂的“霍根亲吻莎拉”当中。
在电影版本的“主题曲”当中,莎拉修女的简短主题只出现过一次:当电影名称出现的时候。的确,这是在影片开头唯一提及修女的地方。但是在专辑版本中它出现了四次,变成了更加分散的曲子。
然而,它在原始专辑中拥有自己的完整曲目,名为“莎拉修女的主题”,不过奇怪的是,在这个纪念版中它被命名为“沙漠的夜晚”⑺。这支曲子以吉他颤音营造了一个很长的前奏(足以让昆汀·塔伦蒂诺在《被解放的姜戈》当中自行使用),然后延续了木管乐器(这次没有合唱)演奏的莎拉修女的主题,同时夹杂着“奇迹来临的时刻”的主题。
奇迹的主题
与《黄金三镖客》中的“日落”(Il tramonto)或“拉米雷斯神父”(Padre Ramirez)如出一脉,这支名为“奇迹来临的时刻”是由西班牙吉他演奏的新的主题。它是莎拉修女这个角色的次要主题,就像莎拉修女的主题的延续。这在“莎拉修女的主题”的专辑版本中非常突出。
洞穴的主题
这部原声音乐的另一个重要主题在“炸药”的结尾可以短暂地听到,然后在“洞穴”中全面展开,而且在“摇摆的绳索”和“华雷斯塔洞穴的夜晚”的最后部分发挥了重要作用。它就像两把吉他的“应答”,其实可能只是Bruno Battisti D’Amario用一把吉他演奏,当吉他开始弹奏高音调的时候,首先是催眠的弦乐背景,然后是木管乐器⑻。
它在原始专辑中也有自己的曲目,名为“沙漠的夜晚”(但是在纪念版中被命名为“莎拉修女的两匹骡子”),这次是由马林巴伴奏。
地窖”可以视为“洞穴”的变奏,因为它有一个新的吉他主题,似乎是在“洞穴”这块画布上即兴创作的。
摇摆的绳索的主题
摇摆的绳索”是另一个重要的主题,使用了高音调的木管乐器和强烈的节奏,时而穿插着跳跃的巴松管,由于其大胆的本质,在电影中非常引人注目。它在“抵达教堂”当中重新出现,不过给我的感觉是,它所具备的潜力远远不止于这两次短暂的出现。
华雷斯塔的主题
上校死亡”这支曲子引入了美丽而庄重的“华雷斯塔”主题,英国管凌驾于紧张的弦乐以及柔和的鼓点之上⑽。这是纯粹的莫里康内西部片音乐标志,具有非常鲜明的英国管音色,令人联想到意大利西部片世界。其最棒的表现形式出现在“摇摆的绳索”的中间部分,令人叹为观止,令人心碎不已。这样的音乐时刻确实是将乐谱提升到了最高标准⑾。
华雷斯塔”主题还构成了“华雷斯塔洞穴的夜晚”的主体以及“沙漠的夜晚”的前奏。
废墟的主题
在废墟的主题当中,扭曲的吉他弹奏的三音符主题和加倍的低键钢琴多次使用,主要体现在颤音弦乐营造的“躲藏在废墟中”,以及无调性弦乐营造的“再次躲在废墟中”⑿,它同样出现在“摇摆的绳索”的中间部分;在伏击期间,引入了“华雷斯塔”的主题和“洞穴”的主题。
战争的主题
最后,莫里康内创作了两个战争主题,体现美洲原住民的“雅基人回家”,更加欧洲化的“战斗”。
雅基人回家”是让我如此热切期待发布的曲子。自从我从电视上录制下来之后,我一直为没有得到更好的版本感到遗憾。当我年少时发现新的莫里康内音乐,这支曲子真的让我激动不已。将它排除在原始专辑之外真是超出了我的预期。这支曲子足够长,非常多样化,而且是高品质的。没有理由不将它收录在专辑当中。尤其是当你看到一支逊色得多的曲子,比如“地窖”被收录在内的时候。
在刺耳的前奏之后(当霍根的肩膀被雅基人的箭射中时),部落音乐的节奏和扭曲的吉他在低音弦乐上散发出险恶而有力的旋律。在一个漫长的弦乐乐句为主导的过渡之后,节奏慢了下来,因为莎拉修女为了挽救她和霍根的性命,她举着十字架面对印第安人,让他们不知所措。随着印第安人决定离开他们,音乐平和下来。

这是一个时长2分钟22秒的杰作,展示了莫里康内的作曲技艺一如既往地敏锐。这也是唯一一个出现印第安人的令人印象深刻的电影场景,好人令人震惊地受到了虐待。下一个同样令人难忘的场景是莎拉修女从霍根的身上把箭拔出来。
另一个战争主题,“战斗”是一支军国主义的作品,在华雷斯塔准备与法国军队作战的无声行军中可以听到这支曲子。这是一支强大的进行曲,有节奏感的沉重的铜管乐器,强有力的弦乐,暴力十足,让人联想到《阿尔及尔之战》的风格。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这组镜头中没有发生战斗。真正的战斗发生在很久之后,当中并没有音乐。这意味着,在影片中“战斗”这支曲子是在“莎拉的诡计”之前听到的,即使战斗本身确实在后来发生,不过它与CD的曲目顺序相反。
悬念音乐
几个悬念的时刻结束了这部惊人的配乐,通常是借助木管乐器介入的分层颤音弦乐形式,比如“炸药”或者“高架桥”;要么在打击乐/弦乐音轨的脉络中,像《黄昏双镖客》的“攻击”(Il colpo)或者《西部往事》的“袭击”(L’attentato)一样,比如在“莎拉的诡计”当中;要么是以吉他和弦及架子鼓营造的悬念弦乐和木管乐器,以获得军事效果,比如“法国人来了”。
La La Land唱片公司发行的《烈女镖客》50周年纪念版是一个完全令人满意的产品,凭借一流的音质推出了一部重要的原声音乐,这是迟来的正义。简直是梦想成真。
除“主题曲”之外的七个主题都出现在这两张CD当中,不过它们似乎是完全相同的编曲的不同呈现。
令人遗憾的是,莫里康内拒绝了与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进一步联系,不过1993年的《火线阻击》是一个例外。他提出的理由就是不能对不起塞尔吉奥·莱昂内,不过这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他为自己生命尽头的选择感到遗憾⒀。伊斯特伍德并不仅仅是“没有名字的男人”。他出演的影片当中绝对有一片肥沃的土地,无愧于这位大师的音乐才华⒁。作为一名导演,伊斯特伍德仍然是上世纪70年代一流的美国电影的延续,包括唐·西格尔、肖恩·潘、山姆·佩金帕。即便他的电影是由史蒂芬·斯皮尔伯格制作的,它们仍然具有灵魂和真实性。伊斯特伍德导演的电影的原声音乐,通常由其本人或者他的朋友伦尼·尼豪斯创作,一点也不差劲,但从根本上来说,他们两个人都是爵士乐手,制作电影音乐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努力—已经没有大胆创新的空间了。而在另一方面,莫里康内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一直有出色的表现。

Disc 1:电影配乐(*表示以前未发行)
1/1 - 4:17 Main title (film version) / 主题曲(电影版本) *
1/2 - 1:18 Dynamite / 炸药 *
1/3 - 2:48 Sara’s a sister / 莎拉是一个修女 *
1/4 - 1:40 The French are coming / 法国人来了 *
1/5 - 4:04 Hiding in the ruins / 躲藏在废墟中 *
1/6 - 2:00 A time for miracles (film version) / 奇迹来临的时刻(电影版本)
1/7 - 3:32 Two mules theme / 两匹骡子的主题
1/8 - 2:29 Up that tree / 在树上 * - 0:40 Colonel dies / 上校死亡 *
1/9 - 2:19 La cueva (film version) / 洞穴(电影版本)
1/10 - 2:22 Yaqui go home / 雅基人回家 *
1/11 - 2:32 Trestle / 高架桥 *
1/12 - 4:53 Hiding in the ruins again / 再次躲在废墟中 *
1/13 - 1:36 La cantina (film version) / 地窖(电影版本)
1/14 - 3:46 The swinging rope (film version) / 摇摆的绳索(电影版本)
1/15 - 2:08 Night in Juarista cave / 华雷斯塔洞穴的夜晚 *
1/16 - 2:29 Two mules theme (reprise) / 两匹骡子的主题(重奏) *
1/17 - 1:08 Arrival at the church / 抵达教堂 *
1/18 - 3:07 Sara’s ruse / 莎拉的诡计 * - 0:26 Hogan kisses Sara / 霍根亲吻莎拉 *
1/19 - 3:30 The battle (film version) / 战斗(电影版本)
1/20 - 1:28 End title theme / 片尾主题曲 *
1/21 - 4:17 Main title (original version) / 主题曲(原始版本)
Disc 2:1970年原创的原声音乐
2/1 - 4:17 Main title / 主题曲
2/2 - 1:18 A time for miracles / 奇迹来临的时刻
2/3 - 2:48 Two mules for sister Sara / 莎拉修女的两匹骡子
2/4 - 1:40 Night on the desert / 沙漠的夜晚
2/5 - 4:04 The swinging rope / 摇摆的绳索
2/6 - 2:00 The braying mule / 叫唤的骡子
2/7 - 3:32 La cueva / 洞穴
2/8 - 2:29 La cantina / 地窖
2/9 - 2:19 The cool mule / 冷酷的骡子
2/10 - 2:22 The battle / 战斗
2/11 - 2:32 Main title (reprise) / 主题曲(重奏)
注:
⑴ 这部电影的名称“Two Mules for Sister Sara”(意为“莎拉修女的两匹骡子”)实际上是一个双关语。莎拉最初的坐骑是一匹骡子,后来骡子的脚跛了,她将骡子换成一头驴子。电影名称中的另一匹“骡子”指霍根,在影片中,萨拉对霍根说:“你和我的骡子一样固执。” 后来她称呼霍根为“骡子先生”。
⑵ “没有名字的男人”指代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在赏金三部曲当中饰演的角色。根据IMDb的细节,就像莱昂内的赏金三部曲一样,在《烈女镖客》当中,伊斯特伍德甚至系着相同的枪带和枪套。在影片结尾,教堂的那组镜头当中,他还穿着雨披。
⑶ “Giù la testa”(即:革命往事)在英语国家的发行名称是“A Fistful of Dynamite”;在芬兰的发行名称是“Maahan, senkin hölmö!”,简单地翻译为“Duck You Sucker!”(与这部电影的国际发行名称相同)。但是它的芬兰DVD发行版本名称又是“Kourallinen dynamiittia”,肯定造成了一些混淆。巧合的是,芬兰似乎是第一个发行《烈女镖客》的国家:1970年3月13日。
⑷ 《烈女镖客》在法国的发行名称是“Sierra torride”,英语译为“Red-hot sierra”。我还记得它是我母亲唯一喜欢的西部片,显然是因为巧妙的故事情节,涉及到一个假的修女能够牵着男人的鼻子走。
⑸ 在第一部“Provvidenza”电影《有时候生活很艰难,对吗,普罗维登斯?》(“La vita, a volte, è molto dura, vero Provvidenza?”。1972年)当中,莫里康内创作的音乐在另一个精妙构思的主题曲当中采用了非常相似的想法。
⑹ 和那个时期的美国电影一样,大多数法国角色不是由法国演员扮演,他们所说的母语具有很强的口音。
⑺ 在纪念版或者之前的所有版本当中,这两个曲目名称颠倒了。
⑻ 请注意,在影片中,“洞穴”的第一部分剥夺了吉他,只为背景弦乐留出空间,直到莎拉修女进入山洞的那一刻。它是尚未发行的变奏。
⑼ 在抵抗法国人占领墨西哥期间,华雷斯塔(Juarista,复数Juaristas)是贝尼托·华雷斯的追随者。贝尼托·华雷斯(Benito Juárez,1806年 - 1872年)是墨西哥民族英雄和政治家,多次担任过墨西哥总统。他抵制法国人占领墨西哥,推翻了第二墨西哥帝国,重新建立共和国,采取自由措施使国家现代化。
⑽ 请注意,在影片中,当音乐响起时,并非法国上校死亡,而是法国人正在处决华雷斯塔(上校是在下一个场景中死亡的,当时的音乐是“洞穴”)。这是“华雷斯塔”成为该主题更合适的名称的原因—可能是埃尼奥的主意,因为只要听到这个主题,华雷斯塔就会参与其中。
⑾ 请注意,在那个美丽的场景中我没有看到任何绳索,更不用说摇摆,因此“摇摆的绳索”这个曲目名称仍然是一个谜。
⑿ 请注意,在那个场景中,霍根和莎拉根本没有躲在废墟里,因此,这个曲目名称实际上是指“废墟”主题正在重奏这一事实。它实际上是说明莎拉攀登高架桥的场景(当他们抵达高架桥的时候,可以听到“高架桥”这支曲子)。
⒀ 埃尼奥·莫里康内:“我很遗憾对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说不”。https://www.bbc.com/news/entertainment-arts-30517594。
⒁ 顺便提一下,2018年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导演并主演的《骡子》(The Mule)是向《烈女镖客》致敬吗?
最后更新于 2020-09-20 16:49:04
 
hwg
发表于2020-09-12 19:16:261楼
头衔:  励精图治
注册时间: 2017-02-14
用户组: 管理员
发帖数:  183
金币数:  668
短消息
感谢马哥的最新《音乐大师》译作

回复人
回复内容

Powered BY YouYaX
Ennio Morricone Fans House

  • 程序来源
  • 操作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