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交流 妓女,杀手,复仇者和流浪汉:50年前的《西部往事》
马哥
发表于2020-05-13 15:14:14    只看楼主
楼主
头衔:  敏而好学
注册时间: 2017-02-24
用户组: 会员
发帖数:  36
金币数:  199
短消息
塞尔吉奥·莱昂内:我要把传统西部片的所有的一般神话作为素材拍摄一部“死亡芭蕾”—复仇者、浪漫的匪徒、富商、犯罪的生意人、妓女… 根据这五个象征,我想展现一个国家的诞生。

妓女,杀手,复仇者和流浪汉:50年前的《西部往事》

Didier Thunus

原文出自《音乐大师》2018年12月第16期

我对塞尔吉奥·莱昂内的电影和埃尼奥·莫里康内的音乐充满了激情,不过就《西部往事》而言,我可能不是唯一一个发挥重要作用的人。尽管如此,我还是花了很长时间观看这部电影。出于某些原因,这部影片从来没有在电视上播放过,在那个年代,如果你想观看你想看的所有电影并不像今天那么容易—尤其是你住在远离电影院的小村庄。你不得不通过其他不太令人满意的途径获得这部电影。如果你像我一样生活在70年代的比利时或者法国,你可能会记得著名的法国电视节目,每周日在TF1播出的“La séquence du spectateur”:每周三次,每次10分钟,各种各样的电影介绍。它对我来说是唯一可以观看这部影片的机会,大约一年一次,我可以看到这部电影的一部分。我总是热切地期待着最后的决斗画面再次出现,每当这组镜头出现的时候,我都会粘在椅子上。漫长的等待和沮丧,这种遥遥无期的渴望对我来说就像寻找圣杯一样的痛苦。追求艺术和美感对于一个十多岁的少年来说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目标。然而,十多年来我所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这部电影让我如此着迷,不过我知道还有湮没的部分尚待发现。

时间扩张

当你观看《西部往事》的时候,你就会明白塞尔吉奥·莱昂内的初衷。你会意识到“美元三部曲”(Dollars trilogy)对他来说仅仅是一场热身。他的前三部西部片本身就是杰作,不过它们并不像1968年的第四部西部片一样展现这位导演的真实意图。
《西部往事》无论在主题上还是在风格上都超越了前几部电影。毫无疑问,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三驾马车是划时代的,它们常常利用众所周知的“人为”技巧和技术来保持吸引力,比如骑马前行,曲折的故事情节和表露无遗的残酷行为。也许这位导演不敢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他的“美元三部曲”给观众留下了一些遗憾。现在我们知道他还有另外的打算:《西部往事》是这几部电影中最缓慢的。这个故事本来可以拍成一部时长一个小时的鲜明的电影,不过对塞尔吉奥·莱昂内来说,它必须给观众留下深刻而持久的印象。他放慢了剧情叙述,扩大了信息影响力。这部电影不仅拥有电影史上最漫长的片头,还拥有最漫长的“内涵”。尽管残酷的射击镜头和令人紧张的画面都出现在影片中,但是观众还是难以忍受影片的缓慢进程。在片头火车站的场景和麦克贝恩的家庭遭遇大屠杀之后,以及最终对决之前,没有太多的事情发生。并非每个人都是电影的行家里手或者敏锐的电影爱好者,都能够领会摄影机角度的灵巧性或者剪辑的质量。吉尔前往麦克贝恩家庭的场景或者弗兰克与莫顿交谈的场景都显得非常乏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场景仍然给观众留下了悬念。还有角色的发展,人物动机的秘密,谜一般的闪回… 在关押吹口琴的男人的火车的车顶上,夏延接连杀死弗兰克帮派成员的场景非常值得称道。正如莱昂内所说的:没错,影片的速度的确很慢,不过请耐心等待,你会发现影片很有趣,不会让你失望的。然而,只有当弗兰克回到甜水镇,面对吹口琴的男人进行最后的对决的时候,我们才能判断出电影的行进距离。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屏住呼吸,等待最终的结局。
“时间扩张”一词通常用来表征这部电影。这部电影就像一根绳索,强大的开场氛围和强有力的结尾弥补了影片的缓慢进程,坚定而不屈;电影的其余部分介于两者之间,柔软而弯曲。这根绳索的两端可以随意接近,就像它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不过,如果没有这些情节叙述,你就不需要那根绳索。这些情节相互交织在一起,牢不可破。这部电影持续了将近三个小时是一个纯粹的事实。实际上,莱昂内设法解决了影片的持续时间。

多层次的电影剧本

其实,继《黄金三镖客》之后,塞尔吉奥·莱昂内的真实想法是以《美国往事》告终。他的电影作品看起来很有条理,但是他的两个三部曲— “美元”三部曲和“往事”三部曲⑴—都不是事先计划的。它们都是基于制片人的意愿改变而产生的。1968年,莱昂内别无选择,只能拍摄另一部西部片《西部往事》。为此,他极不情愿地再次前往西班牙内华达山脉,然后到美国拍摄这部影片,由于有了更多的预算,有了美国明星的加盟,他现在可以享有自由,他决定赋予这部电影毫不妥协的触感。这个电影剧本最初是由贝尔纳多·贝托鲁奇和达里奥·阿金托创作的,之后莱昂内与塞尔吉奥·多纳蒂重新合作改编了剧本。在为莱昂内的第二部西部片《黄昏双镖客》的阴影下工作之后,多纳蒂终于获得了应有的荣誉。不过,在这个故事的最离奇的转折中,我不由自主地发现了贝托鲁奇的触感,比如弗兰克亵渎吉尔的含糊之处。《巴黎最后的探戈》及《月神》的导演是这种男女深奥关系的专家。影片台词的撰写者米奇·诺克斯的贡献也不应低估。
值得注意的是,这部电影的意大利发行名称“C’era una volta il West”实际上意味着“Once Upon a Time, the West”(从前的,西部)。因此,莱昂内并非打算在蛮荒西部的某个地方描述一个单一的故事,而是描绘西部—它的整个故事。当莱昂内在纪念碑谷拍摄电影场景的时候,就像约翰·福特在他之前所做过的,他的意图不仅仅是赋予某个给定场景的美丽景色,而是体现遥远西部的寓言。石板镇和甜水镇(角色在影片场景中穿梭的两个城镇,或者说未来的城市)是虚构的,这就是两个城镇之间的景观会成为众所周知的真正的纪念碑谷的原因。难道不是这样吗?这部影片只不过是一个与我们的潜意识对话的寓言。影片中的角色不仅仅是一群偶然参与同一个故事的人:他们象征着人们不得不凭借自身的力量为生命而战斗的一个时代的过去,他们捍卫诸如家庭、国家、传统、信仰和正义的价值观;只不过在这个由无情的商人统治的时代,唯一的价值标准是金钱。除了有问题的商人莫顿之外,其他所有的主角都属于“过时”的范畴。那些能够生存下去的人将会是那些能够适应新鲜事物的人:吉尔足够聪明,能够生存下去;吹口琴的男人了解正在发生的变革,他会采取必要的措施适应生存环境。弗兰克也承认这一点,即使他相信时代发展是最明智的选择,他也无法成为一个商人。夏延是一个亡命徒,在一个象征性的剧情转折中被莫顿收买的人杀害—这个情节没有显示在银幕上,好像夏延的死亡并不重要,不过它的隐喻确实如此。莫顿死了,但是正如吹口琴的男人在影片结尾所说的,还会有其他莫顿接管这个世界。
也许吹口琴的男人并没有活下来。实际上,在导演最初的剪辑版中,查尔斯·布朗森饰演的角色在影片开场时被三个杀手中的一个击中。在原始的欧洲剪辑版中,吹口琴的男人苏醒并站起来的短暂场景并不存在,这个场景被添加到美国剪辑版中,最近又被添加到所有那些声称是完整版的版本当中。在影片结尾,当弗兰克问他到底是谁时,吹口琴的男人一直在回答那些被弗兰克杀死的死者的名字。再度具有象征意义的是,莱昂内的意图是吹口琴的男人是弗兰克的掘墓人:吹口琴的男人不是一个真正的角色,只是一个事实上的隐喻,像弗兰克这样的人物在这个正在发生的范式转变中无法生存下去。⑵
我们还必须提及无处不在的水元素,这是普通观众难以察觉的,如果你细心留意的话,水在影片中是显而易见的。水是麦克贝恩想要在那个地方建造城镇的原因,他自然而然地称之为甜水镇,因此,莱昂内和他的编剧以各种形式推论了这个主题:吉尔的浴缸,夏延的咖啡,吹口琴的男人拷问瓦波斯的洗衣房,落在伍迪·斯特罗德(弗兰克帮派成员)帽子上的水滴—他最终喝下了帽子上的水,莫顿火车上的油画以及他对海洋的愿景,夏延通过盥洗间进出火车时的冲水马桶,莫顿垂死时的小水坑,麦克贝恩亲眼目睹他女儿死亡时的那口水井,吉尔为吹口琴的男人取水的水井,影片结尾吉尔给筑路工人喝的水,还有更多的例子。水元素不可能是一个巧合。它不知不觉地创建了一种流动感和透明感,从而影响观众对这部电影的认知。这些细节证明了电影剧本的成熟度。这部电影不是一部偶然的经典之作。

西部片的曙光

据说这部电影在美国票房失败是由于亨利·方达饰演了一个反面角色,这对美国影迷来说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实。但是对欧洲人或日本人来说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他们为什么会让同一部电影大获成功呢?他们也是电影迷,过去经常看到方达扮演遵纪守法的好人。我想票房失败的原因很可能是文化上的差异:当时的美国人还没有他们的山姆·佩金帕,他是第一部美国黄昏西部片的始作俑者,紧随其后的是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本人。他们两个都紧跟着这位意大利电影大师的脚步,不过他们能够以他们的同胞(含女性)接受的方式做到这一点。1968年,美国人仍然将电影视为纯粹的娱乐活动,充其量只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手段,他们仍在等待马丁·斯科塞斯、阿瑟·佩恩或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彻底改变这一现状。相比之下,20世纪下半叶的欧洲已经是电影界众多革命运动的发源地,比如意大利的新现实主义,法国的新浪潮。

角色主题音乐

迄今为止,还没有足够高级别的乐评人来评论埃尼奥·莫里康内的《西部往事》原声音乐。《西部往事》被许多人视为有史以来最杰出的电影音乐,无疑包括我本人。它是莫里康内所创作过的角色主题的巅峰之作,五个主角中的每一个角色都有独特的主题音乐。
就像《教会》一样,电影剧本决定了主乐器(双簧管)的选择,口琴在影片剧情声和非剧情声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它与查尔斯·布朗森扮演的角色有关。一般情况下,这种流行的乐器通常用于对位音乐,它在此处起到了承担死亡载体的奇特效果。布朗森的主题是一个简单的三音符动机,经常由银幕上的角色担当,它与弗兰克的主题交织在一起,演变成一个复合的提示,形成“吹口琴的男人”。弗兰克的旋律稍具田园风味,经常由英国号或铜管乐器担当。不过在“吹口琴的男人”当中,它归功于一个极度放大的电吉他。除莫里康内之外,还没有其他作曲家敢于夸大这种效应,当它突然进入扬声器的时候,这支曲子必将成为电影中最引人注目的标志性元素。除莱昂内之外,还没有其他导演允许他的作曲家如此胆大妄为,抢走电影的风头。
将吹口琴的男人的主题与弗兰克的主题融合在一起是非常聪明的举动,它强调了两个男人之间的紧密联系。在这支曲子的第二部分,弦乐和完整的合唱团演奏了一个新的主题。“吹口琴的男人”是一支壮观的,迷人的,惊人的,达到最高水平的辉煌的曲子。当弗兰克和他的手下从灌木丛中走出来的时候,弗兰克的主题和吹口琴的男人的主题的混合第一次出现在麦克贝恩的家庭遭遇大屠杀的结尾。不过布朗森饰演的角色当时并不在场,因此这个场景中口琴的存在令人怀疑。似乎莱昂内最初的意图并不打算在这个场景中使用口琴:在扩展版CD中有一支名为“大屠杀”的曲子,是去掉口琴的“吹口琴的男人”的另外一个版本。很可能莱昂内对最初的版本不太满意,他认为完整版会产生更大的冲击力。因此,影片中出现的版本是一个定音鼓的集合,随后是“吹口琴的男人”的一个片段,接着是“大屠杀”的结尾。莱昂内的想法是正确的:“大屠杀”使这个场景成为了电影的经典时刻,口琴尴尬的存在不会令人感到不适。
吉尔和夏延都有自己的主题音乐:埃达·戴洛尔索精彩的女声哼唱体现了克劳迪娅·卡尔迪纳莱所饰演的角色的女性魅力以及这个宏大的史诗故事;悠闲的民间曲调与贾森·罗巴兹流浪汉般的化身如影相随。第五个主题是为莫顿构思的,它体现了这个商人的野心和脆弱。
乍看起来这部配乐很简单:五个角色,五个主题。但是,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意识到配乐的架构比你看到的要复杂得多。比如弗兰克的主题,弗兰克不在场时也会出现。反之,当吹口琴的男人在场时,我们能够确认他与弗兰克的紧密联系吗?还有另外一种情形,当吉尔单独出场的时候,只能听到她的主题音乐。这会与莱昂内-莫里康内的完美主义背道而驰吗,还是应该在其他地方寻找答案?凭我的感觉,这部电影不仅仅是角色的寓言,也是音乐的寓言。弗兰克的主题不仅仅刻画了这个男人的特征,还带来了一种忧郁感:这个新生的世界,不仅有残酷的杀手,还有淋漓的鲜血。因此,你不可能漫不经心地拥抱新的生活。当以睡眠模式播放音乐时,它会提示你危险即将来临(比如“男人”)。当用扭曲的吉他演奏弗兰克的主题时,它是暴力和虐待狂的爆发,是一个世界的寓言;整个家庭,包括年幼的孩子,都有可能被暗杀,杀人会成为一场残酷的死亡游戏。
吹口琴的男人的主题的简单动机是一个痛苦的寓言:在一般层面上,它放大了男孩(“吹口琴的男人”,他的兄长即将死去)和垂死杀手(弗兰克)的呼吸;在更深的层面上,它代表着古老西部的痛苦和美国西部痛苦的开发史—五年后,莱昂内再度与亨利·方达合作,在《无名小子》当中利用这个主题,莱昂内谨慎地描述了西部片风格的痛苦,为这种滑稽的模仿留下了余地。
吉尔的主题是爱的寓言,寓意着这个女人在新世界中的地位,一个厌倦了只做妻子或妓女的女人,现在想要选择一个新的归宿。莫里康内将吉尔的主题视为整部电影的化身,因为他将她的主题命名为“C’era una volta il West”。莫顿的主题是梦想的隐喻,事实上确实如此。最后是夏延的主题,它象征着大街上的行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象征着我们,还有观众。
我们可以看到,音乐不仅仅是这位导演意图的例证,还是这位导演意图的延伸,它放大了影片画面没有明确描述出来的一些概念。
1968年,塞尔吉奥·莱昂内和埃尼奥·莫里康内只有40岁,正值他们各自职业生涯的巅峰时期。他们曾经是小学同学,如今他们永久地改变了电影和音乐的面貌。

逐音轨分析

下面以影片中音乐出现的时间顺序显示。(*)表示未发行的曲子;(**)表示以这种形式出现在影片中,但未发行的曲子。
口琴 *
漫长的片头没有音乐,镜头中出现了三个等待火车的男人,随后凄厉的口琴声揭示着他们的等待不是徒劳的:确实有一个男人走出火车,他不知不觉地出现在三个男人的对面。
男人
吹口琴的男人杀死了那三个男人,他的肩部中了一枪。此时我们听到的音乐是“男人”,它是“吹口琴的男人”主题的一个缓慢而令人不安的编曲,是由班卓琴演奏的法兰克主题的首次亮相。
大屠杀 / 吹口琴的男人 **
除小男孩外,麦克贝恩家族的所有成员都被看不见的杀手杀死。那些杀手从灌木丛中走出来出来面对那个男孩的时候,这个令人印象深刻的音乐将永远铭刻在电影音乐史上。
有趣的是,电视连续剧《乌尔迪莫2:挑战》(1999年)开场时有一个类似的场景:杀手面对一个男孩,以相同的方式和相同的理由杀死了那个孩子(因为那个男孩听到了杀手的名字)。如果你对《西部往事》的这个场景有感而发,那么在《乌尔迪莫2:挑战》当中,莫里康内决定不再重复这个自我参照的游戏,他仅仅以悬念暗示(“Quattro suoni”,“四个声音”的变奏)简单地例证了这个场景。
糟糕的弦乐
吉尔抵达石板镇,剧情声中出现了这个酒吧音乐。扩展版CD中有一支柔和的曲子,名为“抵达车站”,可能是为这个场景构思的,不过未在影片中使用。
西部往事
吉尔的主题第一次庄重地出场,吉尔意识到没有人来车站接她,于是她穿过小镇,搭上一辆前往甜水镇的马车。实际上它是“西部往事”主题的缩短版,这个音乐的最后一部分没有在影片中出现。这个版本出现在1974年意大利发行的黑胶唱片“Soundtracks”(RCA TBD1-1068)当中,时长2分钟37秒。
吉尔的美国
这个简短的前奏阐释了吉尔对他的丈夫麦克贝恩的诚意表示怀疑,之后在保罗·斯托帕(尽管他饰演的角色只出现了几分钟,不过电影海报上确实有他的名字,当时他是意大利的知名人物)驾驶马车穿越纪念碑谷的时候,为吉尔的主题的重新演绎留出了空间。
客栈 / 夏延 *
保罗·斯托帕和吉尔在一家客栈(曲目名称中的“posada”是西班牙语,即“客栈”)停留,夏延的主题的未发行的版本首次亮相。
口琴
吹口琴的男人也在客栈里,就像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和李·范·克里夫曾经在《黄昏双镖客》中相互试探一样,他和夏延互相打量。“吹口琴的男人”的一个版本在这个场景中出现,由于场景空间的局限性,莫里康内拉了一下缰绳,没有完全展开这支曲子。
口琴 * – 版本2
吹口琴的男人会演奏口琴,但是夏延仍然想知道他会不会用枪射击。
客栈 – 版本1
在客栈中,夏延向一名男子发起挑衅的时候,这个版本的“客栈”使用了夏延的主题。
口琴 *
夏延告诫吹口琴的男人留意走调的音符。
西部往事 *
吉尔终于抵达甜水镇,不过她发现她的新家庭遭到大屠杀。当吉尔逐一看到麦克贝恩家人的尸体的时候,她的主题音乐的一个未发行的版本出现在影片中,这个以英国号轻柔地演奏的版本与已经发行的版本非常相似,不过更加短暂。
西部往事 *
当吉尔决定留在甜水镇的时候,影片中出现了这个主题的简短版本。
一张太大的床
“一张太大的床”是吉尔的主题的一个简短版本。克劳迪娅·卡尔迪纳莱躺在床上的镜头令人奇妙地联想到《美国往事》的最后一幕,罗伯特·德尼罗对着摄影机镜头神秘地微笑。
吉尔
吉尔在房子里寻找东西时,吉尔的主题的另一个简短版本出现。在一个以柔和的弦乐担当的更长的和更加不同的前奏之后,是由钢片琴演奏的精美主题。
口琴 *
吉尔听到房子外面传来威胁性的口琴声。
弗兰克
第二天早晨,吉尔独自呆在家里。弗兰克的主题是用英国号演奏的,它可能是在吉尔的主题经过如此多的变奏之后出现的一些变化。
客栈 – 版本1 *
即使相应的场景并没有在客栈中发生,“客栈”一词也会用于另外两个悬念提示。夏延和他的手下悄悄地来到吉尔的家门外,当吉尔打开门面对他们的时候,可以听到这个版本。这是莱昂内的另一个戏剧效果:这些人和他们的马不可能在不被注意的情况下来到吉尔的家里。
夏延 *
在吉尔不惧怕被强奸的严厉言论给夏延留下了深刻印象之后,影片中出现了夏延的主题的简短版本。
西部往事 *
当吉尔与夏延善意交谈的时候,影片中出现了吉尔的主题的另一个版本。
口琴 / 男人 *
在谷仓里,吉尔必须面对吹口琴的男人。吹口琴的男人走向吉尔,给人留下了他打算强暴她的感觉,其实吹口琴的男人只不过是想吓唬她。
悬念 *
当弗兰克的手下正在等待适当的时机向吹口琴的男人发动攻击的时候,吉尔从井里打水给吹口琴的男人喝。接着吹口琴的男人杀死了他们。
夏延 *
夏延看到吹口琴的男人杀死弗兰克的手下,现在他知道吹口琴的男人也会开枪射击。
口琴 *
吹口琴的男人第一次面对弗兰克的时候,过去的回忆浮现在吹口琴的男人的脑海中,他回想起荒野中那个无法辨认的模糊的轮廓。
客栈 – 版本3
弗兰克发现自己被吹口琴的男人跟踪,于是他将吹口琴的男人绑起来,杀死了瓦波斯。
尾声
弗兰克问吹口琴的男人,他到底是谁。不过在扩展版CD上,确实没有理由将这个版本称为“尾声”。
在火车顶上 *
弗兰克离开火车后,夏延帮助吹口琴的男人获得自由。
车站 *
吉尔至今才明白麦克贝恩为什么要在那儿建造一个火车站。这个未发行且未作为一个特定主题使用的音乐继续成为一个悬念提示,直到弗兰克出现在吉尔的屋子里。
莫顿
在电影剧本的一个奇怪的转折中,弗兰克和他的手下又回到火车上,恶劣地羞辱莫顿。当莫顿跌倒在地上的时候,莫顿的主题第一次出现。在CD上,这支曲子是几个简短提示的融合,可以在整部电影中听到。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支出色的曲子直到1999年都没有发行过。
昏暗的房间 *
在一个不确定的地方(不是吉尔的房子,因为夏延和吹口琴的男人正在她的房子里等待她),弗兰克在一张吊床上亵渎半推半就的吉尔。弗兰克向吉尔透露他杀死了她的丈夫麦克贝恩,试图说服吉尔卖掉她的财产。这个由莱昂内拍摄的第一个场景,让克劳迪娅·卡尔迪纳莱时常回想起亨利·方达的妻子雪莉坚持留在片场,让她感到非常不自在。
莫顿 *
莫顿对太平洋充满了憧憬。然后他以金钱为诱饵,收买弗兰克的手下去杀死弗兰克。
夏延 * – 版本2
在基南·温和法比奥·泰斯蒂(他饰演了弗兰克的手下,一个无名的小角色)主持的麦克贝恩财产拍卖会上。吹口琴的男人以罪犯夏延的赏金为标的做出最终报价,这个版本的夏延的主题在影片中出现。
当夏延被押送入狱时,可以听到夏延的主题的另一个未发行的版本。
男人 *
在空无一人的酒吧,弗兰克和吹口琴的男人互相面对。
口琴 *
这个版本出现在第二个短暂的闪回场景当中。
袭击 **
弗兰克被自己的手下伏击,吹口琴的男人帮助他脱身。这个由打击乐、钢琴和管风琴担当的简约的悬念音乐实际上是由一组简短的提示构成的,其中的一些音乐并未发行。
回到火车上
弗兰克回到火车上,这个由法国号演奏的音乐可以恰当地命名为弗兰克的主题的又一个版本。
莫顿
莫顿的手下(之前是弗兰克的手下)被夏延打死,莫顿是唯一的幸存者。我们很快就会发现,夏延逃脱了追杀,不过他在枪战中身负重伤。之后莫顿痛苦地死在小水坑当中。
夏延 *
正在建设中的铁路延伸到麦克贝恩梦想中的甜水镇,吹口琴的男人似乎正在等待某个人的出现。夏延来到吉尔的家里,请吉尔煮一杯咖啡。
如同一个判决 – 电影版本 *
弗兰克返回(未来的)甜水镇,面对吹口琴的男人。与专辑版本相比,电影版本当中小号的出场要晚一些,为雄伟的和以弦乐担当的未发行的前奏留出了空间。
夏延 *
夏延叫吉尔打水给筑路工人喝。
决斗之前 *
这个决斗的场景永远铭刻在观众的记忆中。它是这位导演和这位音乐家当之无愧的杰作。为了在吹口琴的男人面前给弗兰克留下充足的时间找到合适的射击位置,这个未发行的版本比专辑版本要长一些。
最终对决 **
弗兰克和吹口琴的男人相互对峙的时候,吹口琴的男人脑海中出现了一个长时间的闪回,整部电影最大的悬念场景渐渐浮现:那个模糊的轮廓是年轻的弗兰克的身影,亨利·方达饰演的弗兰克演绎了电影史上最著名、最原始的酷刑场景。当吹口琴的男人试图延长他的兄长(制片人克劳迪奥·曼奇尼饰演)的生命的时候,吹口琴的男人喘气时的音乐出现在影片中。他的兄长的脖子套在一条绳索里,双脚踩在年少的吹口琴的男人的肩膀上。这个版本听上去与已经发行的“最终对决”非常相似,不过仍然有些差异。这个场景和这支曲子是整部电影的高潮。
奄奄一息
吹口琴的男人杀死了弗兰克,在最后一刻揭示了他是谁,以及他复仇的动机。口琴声中急促的呼吸是弗兰克发出的。
西部往事 **
当吉尔看到吹口琴的男人在对决中幸存下来的时候,她如释重负。吉尔的主题的一个缩短版在影片中出现。
告别夏延
夏延和吹口琴的男人都离开了,夏延似乎在莫顿的火车上身负重伤。当夏延坐在地上死去的时候,我们终于听到了夏延的主题的完整版本,这个版本比专辑版本更长一些(没有新的音乐加入,只是重复了几个小节)。实际上,它是亚历山德罗·亚历山德罗尼的口哨声第一次出现在电影中的那个时刻,是对“美元三部曲”的追忆。
终曲
当第一列火车抵达甜水镇的时候,吉尔走出去打水给筑路工人喝。莱昂内以吉尔的主题的宏伟版本结束了这部伟大的史诗电影。
告别夏延
随着片尾字幕滚动,吹口琴的男人把夏延的尸体放在马背上离开甜水镇,此刻我们可以听到夏延的主题的专辑版本。

结尾

我们可以看到电影中出现的许多曲目至今尚未公开发行。相反,很多已经发行的曲目并没有在影片中出现:“如同一个判决”、“大屠杀”、“抵达车站”、“最终对决”以及“一座城市的诞生”。此外,以吉尔的主题衍生的很多歌曲并没有计算在内,包括米雷耶·马修、卡蒂娅·里琪雅蕾丽、杜尔塞·庞特斯、海莉·薇思特拉,以及埃达·戴洛尔索、马友友和现场音乐会的修改版本。如今,往事一幕幕地浮现在我们的脑海当中。

专辑曲目(CD GDM Edel 2062 - Italy - 2005)
1 - C'era una volta il West / 西部往事
2 - L'uomo / 男人
3 - Il grande massacro / 大屠杀
4 - Arrivo alla staziones / 抵达车站
5 - L'orchestraccia / 糟糕的弦乐
6 - L'america di Jill / 吉尔的美国
7 - Armonica / 口琴
8 - La posada N. 1 /客栈 – 版本1
9 - Un letto troppo grande / 一张太大的床
10 - Jill / 吉尔
11 - Frank / 弗兰克
12 - Cheyenne / 夏延
13 - La posada N. 2 / 客栈 – 版本2
14 - La posada N. 3 / 客栈 – 版本3
15 - Epilogo / 尾声
16 - Sul tetto del treno / 在火车顶上
17 - L'uomo dell'armonica / 吹口琴的男人
18 - In una stanza con poca luce / 昏暗的房间
19 - L'attentato / 袭击
20 - Ritorno al treno / 回到火车上
21 - Morton / 莫顿
22 - Come una sentenza / 如同一个判决
23 - Duello finale / 最终对决
24 - L'ultimo rantolo / 奄奄一息
25 - Nascita di una città / 一座城市的诞生
26 - Addio a Cheyenne / 告别夏延
27 - Finale / 终曲
注:
⑴ 不出所料,“Giù la testa”(即《革命往事》)的名称中没有“Once Upon a Time…”(法国除外),同样,“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即《黄金三镖客》)的名称中也没有“Dollars”这个词(前期制作除外)。
⑵ 这个观点基于Trevor Willsmer在2003年派拉蒙影业发行的特别收藏版DVD上的注释。
最后更新于 2020-05-13 16:49:07

回复人
回复内容

Powered BY YouYaX
Ennio Morricone Fans House

  • 程序来源
  • 操作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