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交流 采访埃达·戴洛尔索:她的声音就像乐器
马哥
发表于2020-04-20 11:30:30    只看楼主
楼主
头衔:  敏而好学
注册时间: 2017-02-24
用户组: 会员
发帖数:  43
金币数:  215
短消息

采访埃达·戴洛尔索:她的声音就像乐器

Mattia Marzi

原文为意大利语,由Didier Thunus翻译为英语,经许可刊印于《音乐大师》第15期

原文出自https://www.rockol.it/news-679219/edda-dell-orso-sua-carriera-oltre-morricone-intervista

埃达·戴洛尔索在罗马的家里欢迎我们,房间里挂满了照片。其中一张是黑白的,她的目光凝视着镜头外面。她回忆道:“很漂亮,是吗?我在阿布鲁佐照的,还没来得及摆个造型…”。
很多人认识她是因为《西部往事》中的女声哼唱。不过这样的认识过于简单化:即便是因为她与大师埃尼奥·莫里康内的合作关系,以及那些电影原声音乐普遍性地代表了其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埃达·戴洛尔索夫人的职业生涯—她的真实姓名是埃达·萨巴蒂尼—并不仅仅局限于电影音乐。
埃达·戴洛尔索1935年出生于热那亚,在她的职业生涯中,这位歌手有幸与伟大的音乐大师合作,比如埃尼奥·莫里康内、皮耶罗·皮乔尼、马尔切洛·吉翁比尼、罗伯托·普雷加迪奥、布鲁诺·尼可莱、路易斯·巴卡洛夫、阿尔曼多·特罗瓦约利以及皮耶罗·乌米利亚尼,此外她还参与过奇科·布厄克、克劳迪奥·巴廖尼、法布里奇奥·德·安德烈和弗朗切斯科·德·格雷戈里的录音。
埃达·戴洛尔索夫人今年83岁,仍然从事音乐:在她参与的最新项目中,有Danger Mouse和Daniele Luppi的唱片,与Jack White和Norah Jones的合作,以及多乐器演奏家Alex Puddu的一些专辑。她同意与我们见面,回顾她长达60年职业生涯中的一些最重要的时刻。
1956年你毕业于罗马的圣塞西莉亚音乐学院声乐及钢琴专业,1960年加入亚历山德罗·亚历山德罗尼的现代合唱团,在亚历山德罗尼的合唱团,你有机会参与意大利RCA唱片公司艺术家的很多45转唱片的录音。你还记得那个时期吗?
当时有一个音乐合作社,那些大师在需要音乐家时会与他们合作,包括合唱团。合作社打电话给我们,我们会去录音棚录音。很多时候都需要合唱团:除电影外,我们还参加45转唱片歌曲的录制。它的工作方式是这样的:首先录制管弦乐,然后是合唱团,最后—当一切准备就绪时—是歌手。在录制我们的合唱时,那些艺术家在录音间旁听我们的合唱。我们经常去RCA,对我而言,它就像我的第二个家:那儿的气氛很好,是创作型歌手的时代。在合唱团,我感觉非常棒,亚历山德罗尼是一位伟大的音乐大师。
后来你演唱了几张“轻音乐”专辑:例如,1970年奇科·布厄克的《一把桑巴》。这张专辑的歌词和音乐是塞尔吉奥·巴多蒂和奇科·布厄克创作的,埃尼奥·莫里康内改编了音乐。你还记得当时打电话给你的那个制作人吗?
是莫里康内本人打电话给我,他想要我的声音。
在这张专辑的合唱声当中,除了你的声音之外,还有米娅·马蒂尼和洛雷丹娜·贝蒂姐妹的声音。你认识他们吗?
不认识。说实话:我只知道我为奇科·布厄克演唱过歌曲,但我不记得那张专辑了…
就在那一年,你参与了克劳迪奥·巴廖尼发行的第一张同名专辑歌曲的录音,这张专辑是这位罗马创作型歌手尚未成名时发行的。这首歌曲名为“爱的沉默”,编曲者是鲁吉洛·奇尼。你还记得那首歌曲或那段经历吗?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轶事可讲。这样说吧:我喜欢唱歌。我只考虑音乐:我的目标是唱歌。他们打电话给我,我去录音棚,登记我的作品版权,仅此而已。有时,我会听一下录音是如何在控制室完成的,经常有艺术家在那儿录音。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不感兴趣:我甚至不听录音…
也是在1970年,尼科拉·皮奥瓦尼让你在法布里奇奥·德·安德烈的专辑《不为钱,不为爱,也不去天堂》中唱歌,制作人是罗伯托·丹尼和塞尔吉奥·巴多蒂。唱片以你在“Il suonatore Jones”这首歌曲中的哼唱结束:在法布里奇奥·德·安德烈的最后一句歌词“e nemmeno un rimpianto”之后,是你发出的声音。
是他们告诉我的。他们还告诉我有关弗朗切斯科·德·格雷戈里的那首歌曲…
“Le strade di lei”是专辑《爱丽丝不知道》中的一首歌曲,那是在1973年。
当时德·格雷戈里还没有那么出名。但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没有特别的记忆。我再说一遍,我去录音棚录制我的作品,仅此而已。还有一点,在那些年里我与不同的音乐家合作过,要记住他们真的是不可能的。
你只演唱过一次带有歌词的歌曲:这首歌是“爱之歌”,1990年罗伯托·法恩莎的电影《我亲爱的格雷斯拉医生》(又名《单身男子》)的原声音乐。它是一部古装电影,莫里康内决定谱写一些受舒伯特启发的音乐。这首歌曲是在莫里康内的钢琴伴奏下演唱的,歌词是德语,是一位奥地利作家撰写的。你还记得吗?你会德语吗?
我对这段经历有美好的回忆。用德语唱歌并不困难,我小时候住在威尼斯,我的父亲让我在一位奥地利教授那里上课。这个经历让我倍感满意:它使我能够用歌词演唱而不是以发声演唱歌曲,我可以像小时候一样用德语唱歌。“爱之歌”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歌曲。
关于发声的问题:你演唱的某些曲子也存在带有歌词的版本,比如《爱的轮回》和《危险:迪亚波利克》,还有席琳·迪翁演唱的《美国往事》中的一首歌曲。你如何看待这些声乐版本的演绎?
这轮不到我来评判,不过有些歌曲天生就是需要人声哼唱的。
1974年,米雷耶·马修用法语歌词录制了莫里康内谱写的电影音乐,你参与了其中的人声哼唱(这张专辑是Polydor唱片公司发行的《米雷耶·马修演唱埃尼奥·莫里康内》)。当时你与这位法国歌手一起工作,是吗?
没错,我记得莫里康内把米雷耶交给我,让我教她如何演唱这些曲子,还有旋律。
在剧院工作期间,你演唱过伊迪·皮亚芙和玛琳娜·迪特里希的歌曲。你还记得那个时期吗?
那是一个非常愉快的时期。我和萨尔瓦托雷·马蒂诺合作过。他让我在他压缩到只有两个角色的一些节目中演唱,一个由他扮演,另一个由我扮演。如果不计算这些少量的参与,之前我从来没有参与过这些项目。多亏那个节目,我才能够唱出如此优美的歌曲:不仅仅是伊迪·皮亚芙和玛琳娜·迪特里希的歌曲,还包括Theodōrakīs的作品。此外,舞台上的钢琴演奏是我丈夫贾科莫改编的。
关于1983年你和法比奥·马尔凯一起发行的专辑《埃达的古典布局:致敬埃尼奥·莫里康内》,你可以说些什么吗?
这张唱片是应德国要求推出的。编曲出自我的丈夫,是迪斯科风格。法比奥·马尔凯是挂名的…
挂名的?但是他的名字出现在唱片的职员名单上,而且他也出现在封面上…
故事是这样的:唱片公司说,由于我已经不再年轻,为了唱片的销量,我们需要两个人出现。他们之所以选择他,是因为他很英俊。实际上法比奥·马尔凯没有参与专辑的录音。当他们叫我与特邀嘉宾埃尼奥·莫里康内参加拉菲埃拉·卡拉主持的节目秀“嗨,拉菲埃拉”时,法比奥·马尔凯来了。我必须演唱那张唱片中的一首歌曲,在回放录音时,马尔凯假装他正在演奏键盘。他被特意召来拍摄那张图片。
2011年,你与制作人Danger Mouse和Daniele Luppi的“罗马”项目进行了合作,他们录制了一张受意大利西部片和大师埃尼奥·莫里康内音乐启发的唱片。你有这张唱片的副本吗?
没有,我什么都没做。《埃达的古典布局:致敬埃尼奥·莫里康内》是唯一的例外,因为在整张唱片中我都在唱歌,所以艺术家就是我本人。在其他情况下,如果有我喜欢的东西,我会录下来,然后在家里听。不过,关于与Danger Mouse和Daniele Luppi合作的项目,他们召集了亚历山德罗·亚历山德罗尼和他的合唱团,之前的那个“老”合唱团,参与了这个项目。
你如何与你的老同事重聚?
即使我们没有在一起演唱过歌曲,我们也不会彼此相忘:我非常喜欢回到录音棚。合唱团的工作结束之后,大师Daniele Luppi要求我录制一些独唱作品。
2014年,你为罗马音乐家Alex Puddu的专辑《黑暗中的录音》录制了14支曲目。他曾经是一个DJ,擅长放克舞蹈和“salsoul”,对70年代的意大利流派电影的所有原声音乐充满激情。同样,在2016年,你在Alex Puddu的专辑“猫眼”中演唱了三首歌曲,你演唱的三首歌曲是你的丈夫贾科莫·戴洛尔索编曲的。你还记得这段经历吗?
Alex Puddu住在哥本哈根,2014年,我在米兰结识他。他的唱片公司设法与我丈夫的兄弟吉安尼取得联系,吉安尼拥有一家唱片公司,他通过吉安尼找到了我。他打电话给我,邀请我参与他的唱片,他喜欢我的声音。然后合作继续进行:到今年(2017年)年底,我们将录制另一张专辑。
埃达·戴洛尔索夫人,你向最伟大的意大利电影音乐作曲家表达了自己的声音:阿尔曼多·特罗瓦约利、皮耶罗·皮乔尼、斯泰尔维奥·奇普里亚尼、布鲁诺·尼可莱、埃尼奥·莫里康内、皮耶罗·乌米利亚尼、马尔切洛·吉翁比尼、罗伯托·普雷加迪奥、斯特法诺·托罗西。除了尼诺·罗塔(他不使用独唱)和里兹·奥尔托拉尼(他让他的妻子卡蒂娜·拉涅利演唱)之外,是否有你想与之合作但未能如愿的?
我和每个人都合作过,对此我感到非常荣幸。我还能要求什么呢?我的脑子里没有崇高的事业,我只想唱歌。
你在一次采访中说:“我请求莫里康内让我唱歌,而不是通常的发声。我喜欢唱歌,尤其是按美国标准!但莫里康内是这样回答的:‘夫人,如果你只演唱歌曲,你会成为普通的一员,如果你走哼唱的道路,你将是独一无二的!’ ” 你认为莫里康内的话是正确的吗?
也许是正确的。我会永远感激莫里康内,没有他就没有我今天的成就:他凭直觉将我的声音当成一件乐器。但是我告诉你一件事:很多年以前,琼·拜兹来到意大利,我记得在RCA,他们在没有提及她的歌曲的情况下,让我演唱她的歌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是琼·拜兹的歌曲的意大利语翻译。当时埃尼奥·莫里康内也在录音棚里。我认为,RCA的那些人曾经有一个将我打造成独唱歌手的想法:这是一种了解我的声音是否适用于歌词的方法。但是后来没有实行,他们显然明白我的特长是发声。
在你心里,有你想演唱的意大利歌曲吗?你能想到歌曲名称吗?
我想到了美国标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想演唱这些歌曲。在80年代后期,我设法在我任教的一家罗马音乐学校的剧院里组织了一场小型音乐会,在那儿我演绎了美国的音乐标准:这段经历使我获得了极大的成就感,这是我人生中的一个随想曲。
在60和70年代的意大利歌手当中,你欣赏哪一位?
米娜·马志尼,米娜是最棒的。她具备其他人没有的魅力和令人振奋的嗓音。我甚至不知道她是否经过专业训练:他们说她没有…
根据你的说法,学习重要吗?
这取决于你想做什么。如果你不想唱歌,你想从事歌剧,那你必须学习,没有其他捷径可走。我只学习了一年的歌剧:我的老师并不需要抒情性的声音,我不能说我是女高音,但是我的老师教过我呼吸技巧和基础知识。我相信我的声音是自然而然的声音,不是抒情性的声音。
你了解今天的意大利歌手吗?
我不太喜欢现在的音乐。不过我认为乔琪娅·托德拉尼是个例外,像劳拉·宝西尼。然而,如今的缺憾是歌曲。优美的歌曲和优美的旋律…
最后更新于 2020-08-31 21:34:36

回复人
回复内容

Powered BY YouYaX
Ennio Morricone Fans House

  • 程序来源
  • 操作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