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交流 美国往事:塞尔吉奥·莱昂内所述的友谊,爱情与背叛
马哥
发表于2020-04-13 17:25:30    只看楼主
楼主
头衔:  敏而好学
注册时间: 2017-02-24
用户组: 会员
发帖数:  43
金币数:  215
短消息

美国往事

塞尔吉奥·莱昂内所述的友谊,爱情与背叛

Didier Thunus

原文出自《音乐大师》第17期

在1984年的《美国往事》当中,塞尔吉奥·莱昂内表达了他对美国愿景的终结。这部电影是他最繁琐的任务,也是他最大的成就—他的杰作。这部电影不应该是他的最后一部电影,不过天意另有安排⑴。

电 影

自从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凭借《教父》占领西西里黑手党的阵地以来,人们很容易相信《美国往事》是塞尔吉奥·莱昂内决定到别处探索犹太黑帮领地的原因。事实上,这位意大利导演早在马里奥·普佐的经典作品《教父》改编成电影剧本之前就已经考虑到他的计划。莱昂内改编哈里·格雷鲜为人知的作品《小混混》(1952年发行)的想法可以追溯到60年代,当时他的“赏金三部曲”已经完成。另外的误解是莱昂内想制作另一个三部曲,第一个延伸始于对《西部往事》当中古老的美国西部的描述,继而是《革命往事》当中墨西哥革命的全景画卷,最后以《美国往事》当中禁酒岁月的描绘而告终。然而,真相在别处:莱昂内导演的前两部电影只是为了取悦那些想让他只做西部片的制片人,实际上他在耐心等待机会实现最后一部电影—这是他毕生的真正梦想。事后想来,显然前两部“往事”电影已经明显偏离了“赏金”电影中古怪而嘲弄的风格:角色更加忧郁和惶恐,心情更加灰暗。这种风格的改变奠定了《美国往事》的基调,它可能是有史以来最黯然伤神的电影之一,一个男人以最可怕的方式背叛了他最好的朋友。
这部电影是由至少七位不同的编剧在十多年的时间内创作的,剧情是以绰号为“面条”的大卫·阿伦森的角度讲述的,他几乎出现在所有的场景当中,描绘了他一生中的三个时期。二十年代,纽约下东区的犹太人区的街头小地痞,面条和他的朋友派西、柯奇、多米尼克结识了麦克斯,由于他们的胆大妄为、创造力和想象力,他们成为了一个成功的帮派。在多米尼克死亡之后,面条在报复性行动中杀死一名警察被判入狱,这段幸福时光结束了。面条成年后被释放出狱,影片的第二个时期讲述了他如何与他的朋友再度联手,他的朋友正在禁酒令期间经营着一门兴隆的走私生意。面条参与了团伙的非法行动,但他不能苟同麦克斯的行事方式。他最终决定向警方报告,希望在事态尚可挽回之前,他的朋友会在监狱里冷静下来。不过事与愿违,他所有的同伙都死于非命。面条离开了那座城市,直到35年之后的60年代后期才回来,这是影片的第三个时期。面条将会意识到整个故事都是麦克斯精心策划的,麦克斯根本没有死,但是消失了,他带走了面条曾经拥有的或者想要的一切。
影片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贯穿面条和黛博拉之间的三个时期的爱情故事。面条从小就爱上了黛博拉,在狱中,黛博拉是他生存下去的主要动机。当他获释后,他了解到黛博拉还有其他野心,她想离开他前往好莱坞,他使用暴力强奸了黛博拉,残酷地结束这个故事。之后,年老的面条发现黛博拉已经成为麦克斯的妻子。
所有的电影情节都是通过一个时期到另一个时期的倒叙和预述展开的,故意使剧情变得难以解读,从而吸引观众的理解意愿。时间叙述是莱昂内讲故事的重要组成部分,他参与了电影的署名。但是,自从1966年的《黄金三镖客》问世之后,塞尔吉奥·莱昂内即将面临的主要问题是需要以令发行人满意的格式交付电影。在莱昂内的电影中,观众不得不在心理上重构一个最终由于时间原因而被删除的场景并不罕见。《美国往事》也不例外—它甚至成为导演与发行人不幸斗争的典范。莱昂内不情愿地放弃了他的时长6个多小时的初始剪辑版,回落到相对合理的持续时间将近3小时49分钟的版本。这是该片目前最常见的版本,但对当时的美国发行商来说还不够短,他们继续将片长缩减到仅仅2小时19分钟,然后按时间顺序重新剪辑了影片。莱昂内的杰作因此被剥夺了灵魂,票房惨淡。在保留原始时长的国家中,它的表现要好得多,此后由于影片的重新发行及录像带的发布,终于与美国观众达成了和解。据说在那个困难时期莱昂内的健康状况严重恶化,他看到自己最钟爱的作品在他敢于描绘的那个国家遭受虐待,这个传言(可能是对现实的“浪漫”解读)导致他于1989年英年早逝,时年60岁。在塞尔吉奥·莱昂内的孩子的监督下,这部电影最近被重新修复,增加了26分钟的之前从未发现的镜头。⑵
罗伯特·德尼罗演绎了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之一,扮演“面条”。这样一位具有献身精神的演员只能与塞尔吉奥·莱昂内这样的完美主义者相提并论。在影片实际开拍之前,德尼罗已经在莱昂内身边呆了很多年,他精心准备了其担当的角色,积极参与联合主演的评选。詹姆斯·伍兹扮演的麦克斯,伊丽莎白·麦戈文扮演的黛博拉精彩出场,配角包括塔斯黛·韦尔德、特里·威廉姆斯。其他演员令人印象深刻,默默无名的演员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詹姆斯·海登、威廉·福赛、达兰妮·弗鲁格…),熟悉的面孔扮演了小角色(乔·佩西、丹尼·艾洛、伯特·杨,修复版中的路易丝·弗莱彻)。
最初,莱昂内曾经设想采用不同的演员来扮演不同年龄段的同一个角色。当然,考虑到角色的青春岁月,他必须坚持这个想法—由珍妮弗·康纳利扮演年少的黛博拉—但对于已经成年的角色,他最终还要依赖化妆师的出色工作。自影片上映以来已经过去了35年,有趣的是,以现在的角度看来,影片中的角色按时间顺序出现的最后一刻,演员的妆容年龄或多或少显得有些年轻。这样的对比到此为止,虽然德尼罗、伍兹和其他演员在现实中拥有电影明星的生活,但是在影片中他们各自饰演的角色无一例外地必须走上欺骗和毁灭的道路。
我们可以轻松地在这个电影剧本和莱昂内之前的电影当中找到共同点。友谊同样存在于《革命往事》当中,胡安和肖恩的角色;还有背叛,维莱加的角色。以及不惜一切代价的不确定的资本主义进程,他们毁掉了生命中的一切,如《美国往事》中的麦克斯,《西部往事》中的莫顿。麦克斯和莫顿都有一个悲惨的结局,两者都体现了莱昂内的道德观:不择手段的大亨可能会获得一些成功,不过他的结局是可悲的;公义自在人心,公道自有明鉴。
所有这些都以一种更加现实的、残酷的和非讽刺的方式体现在影片中。如果说《西部往事》的纪念碑谷是一个寓言,《革命往事》的墨西哥革命是一个托辞,那么在最后一部电影当中,莱昂内将纽约城和禁酒令当成了行动的定位—甚至包括电影海报上放大的布鲁克林大桥—原始故事是一个男人创作的,当时他就生活在纽约。
不过这部电影与《西部往事》和赏金三部曲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麦克斯和面条之间的最终对抗与《西部往事》和赏金三部曲中的对决恰恰相反:在《美国往事》当中,麦克斯要求面条杀死他;在后者中,决斗的双方都想将对方置于死地。面条没有像吹口琴的男人(《西部往事》)和莫蒂默上校(《黄昏双镖客》)那样走向复仇之路,因为他不知道(?不想知道)是谁背叛了他。经过岁月的洗礼,所有的人生梦想对他来说不再有任何意义。
塞尔吉奥·莱昂内是我们在他所有的作品中都能感受到真正进步的为数不多的电影导演之一。他的每一部电影都是一个台阶,是上一部电影和下一部电影的中间步骤。

音 乐

一直以来,埃尼奥·莫里康内是塞尔吉奥·莱昂内的完美音乐搭档,他为莱昂内提供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乐谱,其创作情绪和风格随着这位导演兴趣的转移做着同样的演变。在“赏金”电影当中,音乐是古怪而富有创造力的,当影片剧情开始优先于玩味时,音乐会受到剧情的影响,变得更加戏剧化。在莱昂内的电影当中,音乐不完全是说明性的或对位的—它是电影领域的重要元素和叙事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美国往事》,这位作曲家紧随莱昂内多年以来的探索和创作脚步,为他提供了各种各样的主题,以至于大部分的乐谱在影片开始拍摄之前就已经完成。莱昂内有时会应演员的要求在片场播放音乐,这样的情形使很多旁观者感到困惑。对于这部悲伤的电影,这位音乐大师直击人心,为人们呈现了一部令人心碎的原声音乐。这部音乐不那么直接,没有大胆地吸引观众:它柔和地、巧妙地融入影片场景,然后悄悄地离开。不过它的影响力不容小觑,它所表达的情感是深刻的,与灵魂紧密相连,对电影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黛博拉的主题”(实际上是1981年莫里康内为佛朗科·泽菲雷利导演的《无尽的爱》谱写的,不过未用在这部影片当中)是由弦乐和哼唱担当的柔和的旋律,它散发着默默的情愫,是莫里康内为这部电影创作的最著名的曲子。但配乐的灵魂是由催人泪下的“贫困”主题提出的,无论在涉及的时期或角色当中都可以听到。它是在弦乐背景中由钢琴和曼陀林营造的一个看似简单的旋律,它会让听者在令人痛苦的进程中聚集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绪。这支曲子是一个亮点,是一个当之无愧的杰作,是塞尔吉奥·莱昂内希望用他的电影创造传奇的标杆之作。
令人伤心和悲痛的“柯奇之歌”是这部丰盛的配乐中的另一颗明珠,其凄厉而顽固的排箫独奏,可能是影片中最引人注目的曲子。这个更加欢快的曲调被用来描绘主角的早期岁月。此外,这个主题与他们各自担当的角色相关。如果“黛博拉的主题”是为面条的心上人准备的,那么源音乐“虞美人”就是这个爱情故事的纽带。在整部配乐中,阐释他们童年、甚而成年友谊主题的领衔之作有“美国往事(主题)”或“照片的回忆”。以下我们称之为“友谊主题”。友谊主题的旋律也是令人愉快的“朋友”的变奏的基调,它还和其他主题结合在一起,比如“友谊与爱情”中的黛博拉的主题,或者作为“柯奇之歌”中间部分的桥接。将胶合的主题分解成几段的这种创作手法是当前电影音乐的独特之处:除了在《革命往事》中使用过几次之外,莫里康内从来没有系统地使用过这种方法。
柯奇之歌”与四兄弟帮派和面条对帮派的回忆有关,是一个剧情声要素,在影片中柯奇多次吹奏排箫—尽管在大部分时间中他都在演奏友谊主题,不过“柯奇之歌”并不是柯奇的主题音乐。为了展现禁酒时期的光辉岁月,需要大量的源音乐,这给埃尼奥·莫里康内提供了另一个证明其多才多艺的机会。他修改了这个时期的标准,以早期爵士乐时代的曲调风格创作了自己的线索,这种风格在20年代黑帮经营的地下酒吧风靡一时。除了上面提到的约瑟夫·拉卡列的“虞美人”之外⑶,他还使用了科尔·波特和乔治·格什温的音乐,还有两个场景中的美国颂歌“上帝保佑美国”,以及以1968年为背景改编的披头士的经典歌曲“昨天”⑷。乔奇诺·罗西尼的著名歌剧“贼雀”序曲在一个滑稽场景中也可以显著地听到,但在早期的录音中,大师没有改编过这支曲子。除了埃达·戴洛尔索始终值得信赖的人声哼唱和亚历山德罗·亚历山德罗尼的曼陀林之外,莫里康内还邀请格奥尔基·赞菲尔担当排箫演奏。赞菲尔在几首热门歌曲当中展示了超凡的技艺,在当时备受推崇。

电影中出现的原声音乐

这部原声音乐有两个不同的版本,由于33转唱片格式的限制,最早的版本只有15条音轨,时长50分钟。所谓的特别版于1998年问世,在原有版本的基础上增加了25分钟。特别版收录了一个很长的组曲(音轨16),这个组曲实际上是一个集合,在一定程度上重复了先前发行的音乐。如果将专辑中的曲目与电影中听到的额外音乐结合在一起,我们可以听到两个多小时的原始音乐。下面以影片国际剪辑版当中音乐出现的时间顺序显示(修复版增加的镜头中没有新的音乐)。星号表示至今尚未发行的曲子。
2:43 引子(中国戏院) *
片头没有音乐出现—甚至没有声音。影片开启于残酷的黑帮寻找面条(罗伯特·德尼罗),杀死伊芙(达兰妮·弗鲁格),折磨肥摩(拉里·拉普)。在广播中可以短暂地听到“上帝保佑美国”。面条躲在鸦片烟馆的场景,可以听到中国的源音乐。
3:37 贫困 #1
面条逃离追杀他的黑帮,来到肥摩空荡荡的酒吧,“贫困”主题第一次出现。它是专辑版本,在影片中只能听到一部分。
2:34 柯奇之歌 #1 * / 昨天(约翰·列侬,保罗·麦卡特尼) *
面条现在才知道自己被出卖,但他不知道是谁出卖了他。他来到车站,永远地离开那座城市。作为进入60年代的过渡,柯奇之歌的主题与莫里康内改编的“昨天”紧密相连。
3:05 贫困 #2 * / 友谊与爱情 #1 *
已经年老的面条拜访年老的肥摩,试图了解他为什么会收到这位贝利部长的奇怪邀请,是这个邀请让他回到纽约。这个新版本的“贫困”主题导致友谊主题首次亮相。
2:35 黛博拉的主题 #1 *
这个城市唤起了面条的回忆,为“黛博拉的主题”的首次登场开辟了道路,他小时候曾经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偷看黛博拉跳舞。
3:06 虞美人 #1(约瑟夫·拉卡列)
镜头闪回到20年代:年轻的面条(斯科特·泰勒)躲在卫生间里透过小孔偷看年轻的黛博拉在后面的房间里跳舞。
1:21 贫困 #3 *
20年代的纽约街头,面条和他的朋友柯奇(阿德里安·柯伦)、派西(布赖恩·布鲁姆)、多米尼克(诺亚·莫泽兹)即将见到麦克斯(鲁斯蒂·雅各布斯)。“贫困”主题最终演变成这个时期的改编,成为莫里康内爱好者备受欢迎的版本。
1:15 朋友 #1 *
在“朋友”主题的第一个版本中,派西为佩姬(朱莉·科恩)买了一块蛋糕。
2:19 贫困 #4 * / 友谊与爱情 #2 *
派西在佩姬的家门口等她,但最终他在一个可爱的卓别林式的场景中吃掉了蛋糕。
4:26 黛博拉的主题 #2 *
五个朋友找到了要挟当地警察(理查德·弗兰基)的方法。黛博拉走在街上,打算去她的舞蹈室跳舞,面条一路跟随她。然后,黛博拉为面条朗读“雅歌”。
1:33 柯奇之歌 #2 * / 黛博拉的主题 #3 *
麦克斯和面条被巴格西和他的同伙暴打。黛博拉拒绝为两个受伤的男孩开门,这是她希望远离他们的不良行为的第一个信号。
2:11 朋友 #2 * / 柯奇之歌 #3 / 友谊与爱情 #3
由于他们的聪明才智,五个朋友现在变得富有,他们快乐地走在大街上。然而,在看得到布鲁克林大桥的视线中,多米尼克死于巴格西的枪口下。他死在面条的怀里。在特别版中,这些版本的“柯奇之歌”和“友谊与爱情”是组曲的组成部分。
2:05 贫困 #5 * / 友谊与爱情 #4 *
面条在试图报复巴格西时杀死了一名警察,被判入狱。当囚车即将驶入监狱的大门时,他向朋友挥手致意。影片再次回到60年代。
2:13 童年记忆 #1 *
年老的面条参观他的朋友的陵墓,当陵墓大门关上时,通过扬声器播放了一个版本的柯奇之歌的主题。
0:43 友谊与爱情 #5 *
面条找到保险箱的钥匙。
2:00 禁酒时期的音乐 #1
我们又回到了30年代。面条出狱后,麦克斯将他带到由肥摩打理的地下酒吧,那个时期的音乐正式登场。
2:23 地下酒吧
面条和他的朋友柯奇(威廉·福赛)、派西(詹姆斯·海登)、佩姬(艾米·莱德)、肥摩重聚时的源音乐。
3:10 虞美人 #2(约瑟夫·拉卡列) *
面条与黛博拉(伊丽莎白·麦戈文)再次重逢。肥摩让乐队演奏了他们所珍爱的又一个版本的“虞美人”。
4:21 禁酒挽歌
在麦克斯向面条介绍新朋友弗兰基·曼诺迪(乔·佩西)和乔(伯特·杨)的时候,可以听到另一个源音乐。这支曲子的标题很奇怪,因为这首挽歌有些争议,即关于禁酒令何时结束而举行的滑稽葬礼,仅供后面使用,将由另一支曲子(参见下述:禁酒时期的音乐 #4)加以说明。
0:34 友谊与爱情 #6 *
在为他们的新朋友抢劫钻石之后,他们杀死乔,背叛了新朋友。面条开始对麦克斯的行事方式感到不满。
0:19 禁酒时期的音乐 #2
引入纽约市警察局局长艾洛(丹尼·艾洛),他的妻子刚刚生了一个男孩,他正在与吉米·康威·奥唐纳(特里·威廉姆斯)领导下的工会作斗争。
2:02 贼鹊:序曲(乔奇诺·罗西尼)
为了要挟艾洛,四个朋友受托在产房交换婴儿。它可能是莫里康内没有改编的唯一一首曲子。
5:20 虞美人 #3(约瑟夫·拉卡列)
面条和黛博拉在一家只为他们保留的大餐厅共进晚餐。他们在小乐队的伴奏下,随着童年时期的象征性曲调跳舞。
2:38 黛博拉的主题 #4 *
面条告诉黛博拉他对她的爱帮助他度过了煎熬的监狱岁月。但她告诉他,她要去好莱坞发展,于是出现了汽车上那个臭名昭著的强奸场景。出租车司机由制片人阿农·米尔尚饰演。
0:21 友谊与爱情 #7 *
麦克斯和面条经常产生分歧,他们的友谊濒临破裂。由于弗兰基·曼诺迪谨慎而不祥的出现,友谊主题以令人不安的音符结束。即使影片情节永远不会明确这一点,我们也可以猜到这是麦克斯计划对他的朋友动手的开端。
2:35 白天与黑夜(科尔·波特) #1 * / 禁酒时期的音乐 #3 *
麦克斯和面条带着他们各自的情人卡罗尔(塔斯黛·韦尔德)、伊芙在佛罗里达海岸度假,出现了科尔·波特经典作品的第一个版本,然后是莫里康内的原创音乐。禁酒令结束的消息已经刊登在报纸上。
2:12 美国往事(主题)
麦克斯与面条再次发生争吵。面条不愿意听到他的朋友抢劫联邦储备银行的计划。
2:26 禁酒时期的音乐 #4 *
麦克斯和面条回到纽约,他们举行了一个派对来庆祝禁酒令的结束,这个禁酒主题已经在地下酒吧的第一幕中听到(参见上述的禁酒挽歌),这次改编的灵感源于路易斯·阿姆斯特朗的经典曲子“圣詹姆斯医院蓝调”。⑸
在这个派对中可以听到“禁酒挽歌”的第二部分。面条打算将他的朋友交给警方,这样他们就无法实现麦克斯的疯狂计划,然后在监狱里呆上一段时间。
6:15 黛博拉的主题 #5 * / 虞美人 #4(约瑟夫·拉卡列)
我们又回到60年代,影片的最后一个时期。年老的面条与卡罗尔相遇,然后遇见黛博拉。竖琴的回音被用作年老的黛博拉进入影片场景的过渡,其实莱昂内的设想是想通过黛博拉出色地表演莎士比亚的《安东尼与克利奥帕特拉》戏剧片段介绍她的出场。不过这个场景被剪掉了,莫里康内不得不为新的影片剪辑中的这个过渡做出相应的修改。在2012年的电影修复版中,莫里康内的音乐必须被剪成两段,以便为重新引入的克利奥帕特拉的那组镜头留出空间。
4:15 友谊与爱情 #8
面条现在才知道麦克斯还活着,麦克斯以贝利部长的名义—那个向他发出邀请的人—已经与黛博拉结婚并生了一个男孩⑹。在友谊主题的音符中,面条应邀参加了聚会,现在我们才知道那段逝去的友谊已经成为一个痛苦的时刻。
1:16 白天与黑夜(科尔·波特) #2 *
当面条会见他的老朋友麦克斯时,在聚会上可以听到了科尔·波特音乐线索的另一个版本。
1:28 友谊与爱情 #9 *
麦克斯向面条讲述整个故事之后,面条回忆起他们共同的童年时代。
2:07 昨天
麦克斯的一生毁灭了,他请求面条亲手杀死他。在这个背景中可以听到“昨天”的另一个源音乐版本。
2:13 波吉与贝丝(夏日时光)(乔治·格什温) *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面条相信麦克斯的话,在聚会这个背景中可以听到乔治·格什温的经典之作。
3:24 贫困 #6 * / 友谊与爱情 #10 *
面条离开了,他看到麦克斯走出去,麦克斯消失在一辆la ji清运车的后面/里面。现场场景最后一次闪回到30年代。“上帝保佑美国”再次被短暂地听到。面条最后出现在鸦片烟馆的场景。
4:24 黛博拉的主题 #6
面条对着摄影机镜头神秘的微笑,影片定格在最令人费解的最后一帧画面上,片尾字幕在银幕上滚动。这是一场梦境,还是鸦片的幻觉?麦克斯自杀了吗?对于这个复杂而令人沮丧的故事情节,观众只能自行品味。

未使用的音乐

此外有两个专辑计划发行很多未使用的曲目。我们可以推测,它们要么是莫里康内向莱昂内推荐的以供其进行广泛选择的新的变奏曲,要么是为剪辑场景谱写的音乐,要么是特地为唱片发行而创作的曲子。在影片中只能听到已经发行的音乐的一部分。一些未发行的作品被用在次年的电影《忏悔者》(Il pentito,1985年)当中,其中的一支曲子是后来莫里康内采用排箫重新改编的。
1:34 朋友 #3
朋友”主题的第一个未使用的专辑版本。
1:23 朋友 #4
朋友”主题的第二个未使用的专辑版本。
0:59 照片的回忆
友谊主题的未使用的版本。曲目名称似乎表明它要么用在一个很可能被删除的特定场景,要么用在德尼罗看着旧照片的场景。
3:22 照片的回忆 #2
将“柯奇之歌”和“朋友”融合在一起。
1:40 童年的贫困
贫困”主题的未使用版本。
4:20 柯奇之歌 #4
柯奇之歌的主题的专辑版本,作为友谊主题的一个桥接。
0:34 朋友 #5
友谊主题的替代版本,放在特别版的“组曲”当中。
3:22 奇怪的夜晚(Strano notturno)
特别版的“组曲”当中部分地包含了这个悬念音乐,后来经过一些修改,完整地用在《忏悔者》当中。它在专辑中的位置让人相信这个音乐打算用在影片的一个悬念场景:巴格西杀死多米尼克之后,四兄弟躲避巴格西的追杀。那个场景最终没有使用配乐。
2:18 黛博拉的主题 #7
“组曲”当中还收录了“黛博拉的主题”的一个精美的版本,铜管乐器反复出现,然后木管乐器出场。
4:47 未使用的主题 #1
这个未使用的主题的第一个版本,经过不同的改编之后被用作《忏悔者》的主题音乐。
2:28 未使用的主题 #2
未使用的主题的第二个版本。
3:26 贫困(临时版) #7
贫困”的临时版本,一个简化的改编。这样的临时版本最终很少会被收录在专辑当中。

其他演绎

1993年发行的排箫专辑当中,收录了“柯奇之歌”的一个改编版本,由安第斯山脉小火车乐队的菲利斯·克莱门特和拉斐尔·克莱门特兄弟演奏。其中的一部分被一个名为“新的疯狂”的引人注目的片段所取代。
这些音乐还在莫里康内音乐会中多次现场演出,主要作为组曲出现,包括“黛博拉的主题”、“贫困”、“美国往事(主题)”,“柯奇之歌”也被乌尔里希·赫肯霍夫的排箫演奏过很多次⑺。
莫里康内还分别为马友友和海莉·薇思特拉推出过新的演奏/演唱版本。

结 尾

美国发行的剪辑版本将这部电影删得面目全非,据说它还错误地删掉了演职员表中埃尼奥·莫里康内作为作曲家的那桢画面。由于这个事实性的错误,这部配乐无缘奥斯卡奖。毋庸置疑最终获奖者(莫里斯·贾尔的《印度之行》,大卫·里恩导演)的功绩,毫无疑问,这部杰作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有力的竞争者。同样,对公众和整整一代年轻的电影作曲家而言,埃尼奥·莫里康内为《美国往事》创作的原声音乐已经成为最著名和最受推崇的电影音乐之一。

专辑曲目(CD BMG Restless 74321619762 - 1998)
1 - 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 美国往事(主题)
2 - Poverty / 贫困
3 - Deborah's Theme / 黛博拉的主题
4 - Childhood Memories / 童年记忆
5 - Amapola / 虞美人
6 - Friends / 朋友
7 - Prohibition Dirge / 禁酒挽歌
8 - Cockeye's Song / 柯奇之歌
9 - Amapola Part II / 虞美人 - 第二部分
10 - Childhood Poverty / 童年的贫困
11 - Photographic Memories / 照片的回忆
12 - Friends / 朋友
13 - Friendship & Love / 友谊与爱情
14 - Speakeasy / 地下酒吧
15 - Deborah's Theme - Amapola / 黛博拉的主题 - 虞美人
16 - Suite from 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includes Amapola) / 美国往事组曲(包含虞美人)
17 - Poverty (temp. version) / 贫困(临时版)
18 - Unused Theme / 未使用的主题
19 - Unused Theme (version 2) / 未使用的主题(版本2)
注:
⑴ 在塞尔吉奥·莱昂内去世之前,他正在计划拍摄一部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东线战场为背景的关于列宁格勒围困战的电影。
⑵ 2012年,这个时长4小时10分钟的修复版在戛纳电影节上放映,为了解决国际发行的版权问题,新版本只能先在意大利上映,最终于2014年10月在国际上发行。值得注意的是,所有三部“往事”电影都有一个重要的屠杀场景,不过影片中从未出现过:《西部往事》中火车上的残杀,夏延身负重伤;《革命往事》中的洞穴伏击,胡安失去家人;《美国往事》中面条的朋友被杀害。但在剪辑版中仅仅显示了后果。令人感兴趣的是,这种巧合是出于莱昂内的保留还是剪辑的约束。
⑶ 一直以来“虞美人”归功于阿尔伯特·加姆斯(Albert Gamse)和约瑟夫·拉卡列(Joseph LaCalle),对其英语版本的描述是准确无误的,因为1937年加姆斯创作了英语歌词。但是拉卡列本人在1920年用西班牙语创作了这首歌曲。无论如何,由于我们在这里讨论的是器乐版本,因此未提及加姆斯似乎是合乎情理的。
⑷ 据英国音乐家道吉·梅金(Dougie Meakin / Douglas Meakin)回忆,出于某些原因,莫里康内决定只保留披头士歌曲中的两个歌词“Yesterday”和“Suddenly”,道吉·梅金仅演唱了这两个歌词。
⑸ 有一些网站认为它是阿姆斯特朗作品的翻版,但经过仔细聆听后可以发现,只有风格是相同的,它的曲调来自之前听到的其他莫里康内作品。
⑹ 这个男孩同样由鲁斯蒂·雅各布斯扮演,他扮演了年轻的麦克斯。如果算一下,你会意识到在背叛发生之后,黛博拉和麦克斯生的那个孩子大约有20岁。
⑺ 乌尔里希·赫肯霍夫(Ulrich Herkenhoff)是德国排箫演奏家,在2005年莫里康内配乐的《非关命运》(Sorstalansag)当中,赫肯霍夫担当排箫演奏。
最后更新于 2020-09-19 20:42:32

回复人
回复内容

Powered BY YouYaX
Ennio Morricone Fans House

  • 程序来源
  • 操作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