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和迪迪埃对话 迪迪埃的专门文章--解析他的23首音乐(含试听)
hwg
发表于2020-02-10 15:57:51    只看楼主
楼主
头衔:  励精图治
注册时间: 2017-02-14
用户组: 管理员
发帖数:  182
金币数:  661
短消息
应本站的请求,迪迪埃于2020年2月3日专门为爱好者写了一篇文章,详细地介绍了他为“诺斯费拉图”重新配乐的来龙去脉,并对23首原声音乐逐首做了详细的解释。对我们了解这些音乐的内涵和作曲家的思路,手法等等会有更具体的帮助。下面是这篇文章的中译版。(原英文版可在本站英文论坛浏览
---------------------------------------------------------
《诺斯费拉图》(1922)是根据布拉姆 斯托克的吸血鬼小说《德古拉》(1897)最早改编的的电影之一,由于改编未获授权,在电影中的故事情节和地点的角色和部分名称都发生了变化。尽管如此,斯托克的家族曾试图毁掉所有已有的复制品,以使当年难以拥有强大的追随者。直到后来学者们重新发现了一些幸存的版本,这部电影才声名鹊起,成为20世纪20年代德国最著名的表现主义电影之一。
吸血鬼奥洛克伯爵的特征并不完全是民间传说和斯托克书后来的改编所普及的特征。他的外表瘦削而不雅观,不管多么迷人。他的力量是多方面的:遥动(他可以自己关上他躺在里面的棺材,不动的门可以自己打开和关上……)、心灵感应(当他从远处连接到埃伦或敲门时)、透明、悬浮、穿过紧闭的门的能力,他还有能力让伴随他的老鼠群传播瘟疫。也许无处不在是他的另一个特点,至少在他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他似乎既是消失在远处的长途汽车司机,又是城堡里的主人。他白天睡在棺材里,因为白天会把他分解成尘土。现在还不清楚他对受害者做了什么:他显然叮咬了他们,但之后他们看起来毫发无损。哈特的妻子死了,但似乎没有回来作为吸血鬼,他们睡着了,忘记了发生了什么,然后醒来似乎没有受到伤害。但对艾伦和最终死去的船员来说是不同的,他们似乎并没有像传统传说中的吸血鬼那样回来。
德国作曲家汉斯 埃尔德曼为这部电影的首映制作了一个原创的配乐,但由于当时图像和声音之间互相是脱钩的,以至于这样一部带有原创配乐的电影在以后的放映中没能保留下来。与此同时,许多作曲家又陆续创作了许多新的配乐,其中最著名的是詹姆斯 伯纳德,他是锤子制作公司的正式作曲家,并于1997年发行了这部DVD。其他很多艺术家们也不断尝试过各种各样的配乐,从即兴创作到各种尝试,再到各种声音的构思。
我最近专门在写电影音乐或者是消化吸收它们,但像许多在这个领域的初学者一样,我是一个缺少电影载体的电影作曲家。如果我真的想办法要把我的音乐和小说世界联系起来, 或者像意大利电影交响乐团那样重新录制2018年由埃尼奥 莫里康内配乐的电视连续剧《海岛》;或者像那个为一部虚构的“伪造记录–1967-1977 意大利风格电影”(2019)创作的音乐专辑那样。不过我的愿望当然是将自己的音乐应用到真实的电影中。当我为这篇现在被称为“死亡之鸟”的电影谱写作品时,我马上就感到它是属于黑白恐怖电影的那种体系。
我决定把我的配乐应用到这部最著名的老电影,茂瑙的“诺斯费拉图”的开场白中去检查一下。我被它的效果吸引住了。我继续将以前创作的音乐应用到其他场景中,这证实了图像和音乐之间确实存在某种亲缘关系。我用同样的方法在其他电影中尝试从来没有得到过如此令人满意的结果。所以它成了我的一项新工程:给“诺斯费拉图”写一个新的谱曲。我将我原有的作品改编以更完美地适应场景,并为那些缺失的场景谱写新曲。最后的结果就是现在我上传到Youtube上的这部电影的新的专辑。
无声电影的特殊性在于,每一秒都必须配以音乐,从而产生了非常长的原声带(在本例中为82分钟)。另一方面,电影配乐通常允许甚至要求在整个作品中重复使用一些构思。这里的挑战是要求同时做到这两点:以不同的形式提出相同的构思,同时还要听起来不太重复。它必须是一个统一的电影配乐和各种不同主题汇编之间的折衷。最后,我的乐谱包含了17个不同的主题,其中3个被多次重复使用:“死亡之鸟”、“奥洛克伯爵的主题”和“珍贵的血液”。这部电影配乐(但不同于它的专辑)也包含了两个完全相同形式的配乐作品的重复:“给艾伦的花”和“幽灵之地”。
这个配乐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有几首曲子(“奥洛克伯爵的主题”、“死亡之鸟”、“死亡进行曲”、“疯狂的病人”…)令人着迷,重复着无休止的简单旋律,仿佛在表达它们所描绘的场景中无法逃避的恐怖,就像一场噩梦,主角无法从中醒来。即使有一些无调性的时刻,配乐基本上是反映了主旋律和电影的主题。
为了完全摆脱技术上的限制,而必须要围绕电影的整体氛围,我在谱曲时首先不去考虑某个场景的精确时间,然后我再来修改这一部分,以使它就像手套那样适合场景的需要。请注意,在这个专辑中,我在它们的初始结构中加入了一些片段,而不完全是电影中使用的乐曲,因为我觉得这样做它们听起来会更好些(例如《城堡里的早晨》或《死亡的行军曲》)。
即使有些作品原来完全是管弦乐(例如《旅途》、《老鼠》)或钢琴作品(《艾伦的眼泪》、《奖章》),为了使我的音乐完全脱离埃尔德曼和伯纳德的使用过的配乐,我也允许自己在许多地方显得有些不太适合当时的实际。因此,(近代的)摇滚乐,电吉他或电子声响也出现了好几次,如在《奥洛克伯爵的主题》或《疯狂的逃犯》。还增加了一些声音效果,例如第二版《死亡之鸟》和所有版本的《宝贵的血液》(与听众潜意识之间的交谈,因为吸血鬼和蝙蝠之间的联系在那部特定的电影中并不存在)中的拍打声唤起蝙蝠的飞翔,或是两个版本的《珍贵的血液》中的幽闭恐怖气氛。民族风味也出现了,如在《旅行》或《返乡》中引用了巴尔干的情调,还有在《返乡》中的妇女的声音。
埃尼奥 莫里康内对我的作品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虽然在这个项目中要少一些,它远不足大师的音乐世界。如果有人让他为这部电影配乐,他很可能会想出一种更具艺术性的方法,可能是管弦乐,但基本上会是实验性的,为了试着去符合茂瑙电影中的表现主义色彩和强烈暗示性的特质。而我的方法更多的是传统的电影配乐方法,偏向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而不是现代的风格,不过它仍然非常具有个性:我想不出另一种出自我的配乐。我想说,它是介于伯纳德 赫尔曼和戈林之间的,但仍然与恐怖电影音乐中那些权威的各种风格有很大区别。不过,我相信乐迷们会意识到莫里康内在我的这部作品中很多地方的影响力。我在《奥洛克伯爵的主题》或《珍贵的血液》中的乐观片段中显示出了这一点,并也以令人毛骨悚然的方式使用了大键琴。
...........(下半部分是对于每首乐曲的详细解释,已全部载入下面的23首原声音乐表中)
--------------------------------------------

2019年由迪迪埃 图诺斯重新配乐的《诺斯费拉图》23首原声音乐表(含试听及说明)

在每首乐曲时长后面的括号内为该首乐曲在电影中开始的时间

1. Bird of Death version 1 - Intro / 死亡鸟 第1版-前言 1:31 (00:00)
开场白宣布了威斯堡小城即将出现的悲剧。主题是管弦乐和现代音乐的融合,不祥和令人不安。它的名字来源于给奥洛克伯爵起的名字:“死亡鸟”.
2. Flowers for Ellen / 给艾伦的花 2:56 (01:32)
哈特在花园里采了些花献给他的妻子。音乐是平和而忧郁的,因为恋人的态度已经感觉到他们一些即将到来的麻烦。
3. Count Orlok's Theme version 1 – The House / 奥洛克伯爵的主题 第2版—房子 2:51(03:30)
房地产经纪人、哈特的老板克林看到奥洛克伯爵的一封信,他想在威斯堡买一处房产。他让哈特去特兰西瓦尼亚的城堡见那个潜在的买家。奥洛克伯爵令人难忘的主题首次出现,尚未完全发展
4. Ellen's Tears / 艾伦的眼泪 3:18(06:38)
听到这个消息,艾伦很伤心。音乐是悲伤和不幸的。(这首音乐由埃弗肯特在其首张专辑《幻想之桥》中以“朱利亚苏拉巴萨”的名字出版。)
5. Bird of Death version 2 – The Inn / 死亡之鸟 第2版-客栈 4:19( 09:54)
哈特向东进发并在一家旅馆过夜时,主题又回来了。蝙蝠飞行的声音效果似乎预示着吸血鬼快速接近,我们正在进入吸血鬼的领地。
6. The Journey / 旅途 3:46(14:10)
哈特和他的随行人员翻山越岭,由于知道在后面等着旅行者的是什么,所以他的同伴们不肯再往前走,音乐活泼而充满活力,反映了哈特的心境,他依然不觉得危险。
7. The Land of the Phantoms / 幽灵之地 4:05(17:56 )
哈特继续独自前行,被另一辆驿站马车接走,车上有一个奇怪的人。他现在感到恐惧。他来到城堡,受到奥洛克伯爵阴森森的欢迎。
8. That Precious Blood version 1 – The Castle / 珍贵的血液 第1版-城堡 2:38( 21:31)
在城堡里,哈特对这里的气氛和主人的态度感到非常不安。当他无意伤到手指时,奥洛克伯爵伸手去接触那些开始流淌的珍贵血液。这首实验性的乐曲传达了一种压迫感和难以忍受的紧张感。
9. Morning in the Castle / 城堡里的早晨 4:30( 24:06)
哈特不知道自己夜里发生了什么,独自在城堡里醒来。当他看到为他准备的丰盛早餐时,脖子上的被叮咬的事很快就被忘记。他后来出去给艾伦写信。音乐欢快乐观,反映了哈特重拾自信的一面,也让观众在经历了前戏带来的不安之后得到了些许的解脱。
10. The Medallion / 奖章 3:18( 27:26)
然而,当夜幕降临,邪恶的念头又回来了,尤其是当奥洛克伯爵对哈特奖章上艾伦的照片表现出不健康的兴趣时。这架钢琴让人想起艾伦的性格,但这一次旋律是不稳定的,令人感到沮丧。
11. Count Orlok's Theme version 2 – The Bite / 奥洛克伯爵的主题 第2版-叮咬 4:31(29:15)
哈特发现自己成了奥洛克的囚犯,无法逃脱后者的第二次袭击。在几英里之外,艾伦感觉到了危险并提醒她的照看者。伯爵的主题现在以加倍的形式出现。
12. That Precious Blood version 2 – The Coffins / 珍贵的血液 第2版-棺材 2:54(34:57)
第二天早上,哈特发现了奥洛克睡觉的棺材。当伯爵自己踏上旅程时,他发现了一条逃跑的路,并受到恐吓和伤害:棺材,包括他自己的棺材,都装在一辆马车上,后来装在一个木筏上。音乐狂乱而混乱,呼应着哈特痛苦的心境。
13. The Recovery / 恢复 4:37(37:47 )
哈特已经被送到医院,在那里他从伤痛中恢复过来。音乐以慢板的形式伴随着他的治疗和受到的折磨。
14. The Mad Patient / 疯狂的病人 2:41( 41:42)
科克的态度促使医生把他关闭起来。他歇斯底里,失去控制,宣布他的“主人”的所在地。这音乐离奇和独特,描述了那个疯子的古怪行为。
15. The Solitude of the Dunes / 沙丘的孤独 4:34(44:22)
艾伦在海滩上焦急地等哈特一个人。当她收到心爱的人的来信时,她的朋友们试图使她振作起来,给她的生活带来一些新的曙光。为了强调埃艾重新燃起的希望,音乐似乎没有那么痛苦。
16. Homeward Bound / 返乡 3:27( 47:34)
哈特已经康复,他意识到在奥洛克找到他妻子之前,他必须赶快回家。奥洛克上船了,哈特骑马开始长途跋涉。第一批关于鼠疫流行的新闻报道已经发布。音乐传递出一种危险的感觉
17. The Rats / 老鼠 3:33(1:00:44)
在把船上所有的船员都干掉以后,奥洛克已经抵达威斯堡并寻找他的新房子。他身边的老鼠开始在城里蔓延。哈特设法在同一天晚上到达他的家。音乐试图传递团圆的喜悦和不断上升的威胁
18. The Plague / 瘟疫 4:03(1:03:30)
地方当局发现瘟疫流行的危险,并召集市民要求他们把自己锁在家里。有节奏和持久的音乐伴随着当局的调查过程,然后向民众宣布疫情。
19. Bird of Death version 3 – Theme from Nosferatu / 死亡之鸟 第3版-来自诺斯费拉图 3:31(1:09:05)
但是受害者开始出现。尽管哈特已经回来,但是艾伦每天都感到奥洛克伯爵的出现和他对她的咒语,这使她越来越不安。这一幕让“死亡之鸟”主题得以整体展开。
20. March of the Dead / 死亡进行曲 4:16( 1:12:44)
随着人口的增加,这个城市正处于疾病的笼罩之中。当棺材被运过街道时,音乐变成缓慢而不祥的行进。
21. The Mad Fugitive / 疯狂逃亡 3:15(1:15:43)
人们正在寻找一只替罪羊,在科克跑遍全城并逃跑时追赶他。整个城市都疯了,狂野的音乐凸显了这种集体的疯狂。
22. That Precious Blood version 3 – The Doom / 珍贵的血液 第3版-末日 2:56(1:18:38 )
艾伦再也不能忍受,她决定把自己交给吸血鬼。她让哈特去请医生,然后给奥洛克发了个信号。当伯爵开始品尝埃伦的血液时,“珍贵的血液”的主题又回来了。
23. Count Orlok's Theme version 3 – Finale / 奥洛克伯爵的主题 第2版-结局 4:36(1:21:26)
奥洛克在冲动中忙着吸血,他却没意识到太阳正在升起,他终于化为青烟而消亡。哈特和医生来得太晚:艾伦死在她丈夫的怀里。电影结束了,揭示出最后终于制止了瘟疫的蔓延。

点击这里可以下载全部23首原声音乐106M

==========================
如果您希望和迪迪埃交流任何问题(例如留言,评论,提问等等),欢迎您在这个“和迪迪埃对话”专栏中留言。有关信息将由论坛管理员翻译并定期反映给迪迪埃朋友处理。如果您愿意使用英文,请到本站英文论坛的相同专栏里直接发帖或留言,谢谢

有关迪迪埃和这部电影的更多详细内容请见本站专页

最后更新于 2020-02-22 19:47:25
 
谦理
发表于2020-02-14 10:48:151楼
头衔:  新手上路
注册时间: 2017-02-17
用户组: 会员
发帖数:  0
金币数:  105
短消息
首先向韩老师及迪迪埃先生致以崇高的敬意,作为一个莫里康内粉丝,非常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贡献。
说老实话,本人对《诺斯法拉图》的音乐没有什么特别的研究,也没有资格和韩老师及迪迪埃先生就此事对话交流。所以只能先去重温了一下这部传世经典,并在这里谈谈茂瑙其人及《诺斯法拉图》这部电影(当然,其实也是最基本的常识及一些陈词滥调),算作是面向不太了解德国表现主义电影与茂瑙的莫迷的介绍补充。
20世纪初的艺术世界,无疑是十分精彩的,在古典到现代转向的过程中,人们的生活方式与思维方式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艺术的边界不断被拓宽,各种新的思潮、流派甚至是新的艺术形式不断涌现,德国表现主义电影便是在这一时期走上历史舞台。不同于法国的印象派电影直接继承自法国印象派画家(大多是印象派画家进军电影界),德国表现主义电影与贝克曼、康定斯基等为代表的绘画界的德国表现主义没有直接关系,但他们都有共同的精神思想来源,如尼采的酒神哲学、伯格森的直觉主义、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以及斯特纳的神秘主义等。
在我看来,德国表现主义电影早期发展史上的第一个真正的高峰。因为德国表现主义电影潮流不仅诞生了诸如卡里加里博士、大都会、浮士德等一系列名作,同时也涌现了弗里茨·朗、茂瑙、维内、梅育、莱尼等一大批杰出的电影人,更重要的是,德国表现主义中真正赋予了电影以内心世界与画面造型,为电影拓宽了未来发展之路,与苏联的蒙太奇共同构成了现代电影的基础。
在德国表现主义所涌现的一批大师中,茂瑙在大众中的名气可能不如弗里茨朗,又不像维内一样具有开创性意义,但他是被公认的最天才的一位,他是一位天生的电影场面调度大师,他让我第一次感觉到,技术甚至剧本,是无法限制一个天才创作出传世经典的,几乎每一部他的电影都有一些能流芳影史的与众不同的独具匠心的创造。在我眼中整个电影史上能做到这点的导演,仅有六位:茂瑙、爱森斯坦、奥逊威尔斯、希区柯克、费里尼、黑泽明。请注意,我将茂瑙放在这个名单中,绝不是想利用其它几位的名气来“扶持”茂瑙,即使在这六位中,茂瑙也是熠熠生辉的具有开创性的第一个,在这六名伟大的导演中,除爱森斯坦外的其他四人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茂瑙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是茂瑙的门徒,希区柯克更是茂瑙的直传弟子。
我是希区柯克的狂热粉丝,直言不讳地说,我第一次听到茂瑙这个名字便是从希区柯克的传记中。希区柯克在1925年拍完自己的处女作后就前往德国观摩学习茂瑙的拍摄工作,并成为了茂瑙的助手之一,在结束了这段愉快的生涯后,他拍出了自己的成名作《房客》,这部房客也成为了奠定希区柯克个人风格的一部作品。我们回看《房客》,简直可以将其视为一部德国表现主义电影,无论是故事题材、摄影角度、化妆布景、光影构图等,都深深地受到了茂瑙的影响。希区柯克的可以说是一个内向之人,他常常将自己的内心世界隐藏起来,隐瞒自己的感情,在工作之外避免和其他电影人有过深的交往与接触,也总是吝惜于评价他人,但他无论是在私下还是公共场合,都毫不掩饰地盛赞茂瑙,并称他是从茂瑙那里“学会了如何不用语言讲故事。”
回到《诺斯法拉图》,可以说它是一部非典型的德国表现主义电影,茂瑙并没有采用表现主义电影的布景技巧拍摄《诺斯法拉图》,他放弃摄影棚,采用实景拍摄,这和当时在德国盛行的表现主义电影在表现手法上几乎是背道而驰的。在拍摄过程中他始终只使用一台摄像机,创造性地采用“移动摄影”的方式。“移动摄影”和实景拍摄,这被认为是茂瑙的导演风格。哈克前往德古拉的城堡这段旅程相当写实,景色优美,将人物放到空旷的自然中,茂瑙喜欢用远焦距摄影,通过石头、风中摇曳的树木和绵延的地平线传递出大自然孤独神秘的美,这种奇特的对称美与表现主义原则背道而驰。茂瑙非常注重运用阴影来表现主题,他认为电影是阴影的艺术,通过阴影,黑暗隐形的力量变为可见。而在欧洛克的城堡里,狭窄的空间内,连阴影都显得张牙舞爪,这的确是表现主义电影常见的影像风格,但是在茂瑙的镜头下,却将拱廊、楼梯处理得颇具哥特式喻意。这种拍摄手法在其后的德古拉影片中反复重现。
谈完电影拍摄本身,来谈谈背后的故事。《诺斯法拉图》可谓是神秘主义者的电影圣经,本片的艺术指导是格尔奥,为每一幕情节都画了初稿。他本人就是神秘组织的成员,故而参照一些魔鬼的插图塑造了银幕上我们看到的茂瑙的吸血鬼。例如,欧洛克伯爵和伦敦的房地产商来往的加密信是格尔奥从“东方神殿”教获得的灵感,并结合了捷克斯洛伐克封建领主的密令以及他和特兰克尔出版的魔法书籍的内容,那是玫瑰十字会体系第八级的密码。电影制作者的这种强烈的缺失性体验,从艺术创作理论的角度来看,会导致异常认知,从而形成特殊的创作动因。神秘主义体验是超验的,显然与无意识有关。影片淡化了宗教意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神秘之美的挖掘与展现,通过一个从棺材里爬出的吸血鬼,集中表现了吸血鬼恐怖的一面,透过阴影,让我们看到平常之物中存在的神秘。这一深层原因导致《诺斯法拉图》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可供挖掘。除此之外,男主施莱克也颇具神秘感,他的表演可谓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验派“双重生活”的最好诠释,其让自己活在黑暗阴影之中,完美为我们呈现了一个吸血鬼真正应该拥有的特质。甚至因为这部电影而产生了一个广泛流传的传言,认为男主角本身就是一个吸血鬼。这怕是对一个演员最好的赞赏了。其吸血鬼虽然在知名度上不及贝拉路勾西,但已然超凡入圣,成为了电影史上有关怪物最伟大的表演之一。
不知不觉已写了不少毫无营养的废话,想想还是等到2022年诺斯法拉图百年纪念时,我尽量多翻阅一些资料重新写一篇可入眼的文章争取发表。作为一个怀旧的人,非常感谢韩老师和迪迪埃先生让我回忆起高中暑假在床头翻看希区柯克传记初识茂瑙时的情景,并允许我再次向二位一直以来的奉献表示最衷心的赞赏与感谢。
 
马哥
发表于2020-02-14 14:15:532楼
头衔:  敏而好学
注册时间: 2017-02-24
用户组: 会员
发帖数:  38
金币数:  204
短消息
千里兄学富五车,对影片的解读简直是行云流水,佩服、佩服!
 
hwg
发表于2020-02-15 21:04:083楼
头衔:  励精图治
注册时间: 2017-02-14
用户组: 管理员
发帖数:  182
金币数:  661
短消息
说实在话,茂瑙/ Murnau,这位当时(以及现时)在德国,甚至世界都是不亚于我们这些莫迷经常挂在嘴边,顺口而出的莱昂内,托纳托雷等等当代名导的大导演,我这是第一次才知道其人。编制这个网页前后,不仅仅为迪迪埃这样的西方朋友感到惊奇,而且,在网页发布之后,对于在我们莫迷群内-可以说是身处“东方”的人群-的不少人,而且是年轻人,对于这位导演,以及他的这部著作的了解,认知同样感到惊讶。请看两位朋友在微信交流中的留言:
MG: "....今日仔细阅读了原信件和yeah信件里所有的链接网址的内容,敬佩于图努斯先生的创造力和成果,也感谢韩老将相关大量信息整理推广。我在微信里回复吧,邮件里就不回了。
关于1922年的德国默片《诺斯费拉图》,的确享有盛名,在默片史乃至电影史上地位非常高,您已经通过搜索研究了解了相关信息了,我便不用再作介绍。唯一想补充的是,导演茂瑙是一位罕见的天才,他1931年便不幸离世了,时年43岁,他有限生命中为数不多的的电影我大多看过,几乎全部喜爱,技法之绝伦、走在时代前沿性自不用说,他电影的内容主题往往是至善在恐怖绝望的人类处境中的最终获胜(与同时期很多其它表现主义导演不同,他们有可能会描述至恶的最终获胜),虽然如今稍显粗拙,但正是这种朴素的至善具有永恒的感动性。如果茂瑙没有过早离世,天晓得他能再创作出多少杰作。
阅读过“图努斯先生自己写的介绍性文章前半部分”后,能感受到他为这项工作在多方面做的充足准备和巨大努力。图努斯先生已经对同领域(即默片配乐领域)的一些共性特点和自己此作的特殊性特点做了精准的概括。
我第一次观看这部电影是一年前,配乐仍是传统型的默片配乐(虽然感觉得到稍有配合恐怖片和表现主义气质的创新性举措),但已经足够精彩。我期待在到时候观看图努斯先生的作品时为其中的uniqueness感到更精彩....."
-------------------
千里: "......我已回到自己卧室,现在不便下楼去开电脑查看,所以没有上论坛,也未看到迪迪埃朋友的文章。但我猜测您所说的吸血鬼电影是茂瑙的《诺斯法拉图》?我高中时可算是电影的狂热爱好者,茂瑙的几部名作我都很喜欢......"
--------------------
他们的回复给我的感受是:当今时代,这“地球村”人们已经经常挂在嘴边了。可这个“村”,绝不是那个“二十亩地一头牛”,“这头看到村那头”的村。它的地域之广,历史之长,知识之深可以说是一座无穷无尽的宝藏。任何人都没有理由故步自封,骄傲自满。“只有那在崎岖小路上,不断攀登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点。”莫迷朋友们,特别是年轻的朋友们,继续努力,广学博识,厚积薄发,再创辉煌
最后更新于 2020-02-15 21:25:26

回复人
回复内容

Powered BY YouYaX
Ennio Morricone Fans House

  • 程序来源
  • 操作管理